“啊啊,真是令人惊讶。”
“你喜欢我吗。”

真的特别特别特别的喜欢安雷。
目前暂时是绝对不会放弃这一对的!


大概很好相处。

晚上突然这么活跃,其实是想要自我麻痹。

是这样的,关注清了好几波,喜欢也清了不少。看到好些曾经活跃于圈子里如今退了的太太们。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一下自己的心情比较好。

喜欢cp,真的是件有点累的事情吧。

安雷!为什么!这么!好吃!

花儿一年四季照常开放,月亮和太阳轮换着为这个世界送去一点浅薄的祝福。少女的眼睛里有星星和大海,肤色是如同月光一般的白暫,掌心是同锦缎一般的柔软。最可惜的不过是少年的胸中既没有太阳也没有融化一切的温情。于是只能静静地站立在原地,挥手同他的一只只船一个个梦做最后的告别。鲜艳的玫瑰破开跳动的心脏生长。他忽然记起小姑娘跟他讲世间上五彩缤纷的花朵最重要的并非只是鲜红的爱情。他想,玫瑰终会枯萎。就轻轻地告诉自己,一切留给下辈子追寻吧。

我他妈是真的喜欢安雷啊!!!!!!!!虐一下都要舍不得了真的是心头宝啊我靠!!!!!!

【朝耀】心知肚明的事

*献给她@chi噗梓

*高亮!如果喜欢这篇请点进噗梓太太的主页给她的第一张图小红心小蓝手谢谢谢谢!!!!

不幸是什么时候降临到耀身上的?我不清楚。

该如何去形容他呢,这总是一个对我而言的巨大难题。那是因为世间的一切词语都难以刻画出他的几分好。

要让我来形容,只能模糊地刻画出一个浅淡的轮廓。他是个很棒的人,品行优良,长相标志。他的眼睛是温和的琥珀色,每次笑起来时两颊总是带着浅浅的酒窝。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是在去年的七月份。当时我喝了点酒,被冷风吹的晕乎乎地,都说酒壮人胆,于是我在我表弟和好友的呼声中,于当天那片璀璨的星河之下跪立在地上冲他伸出手,算是将埋藏在心底长达三年的爱慕都全盘托出...

我想亲吻他,我日夜都思念他发狂。想着他苍白的脸颊和柔软的手掌。
我想将吻落在那两瓣红润而冰凉的唇上,再吻过他朦胧扑闪的眼睫。
我想握住他的手腕,一点一点让气息隐没在尘埃与一片灰蒙蒙之间。
即便随之而坠下的会是晶莹的泪滴。

【安雷/r18】十年

*有车,和题目一点都没关系。

*一个很突然的脑洞,但是完全表达不出想要表达的啊!!!!

*希望食用愉快。

 "我在地狱看见他的坠落。"

1.

安迷修匆匆赶来时,雷狮正坐在一块光滑的岩石上用手撩开他脏兮兮的上衣检查腹部的伤口。太阳正在缓缓地往地平线的位置下坠,如同是红色紫色的颜料混在一起晕开云朵,便出现了天边绝美的晚霞。雷狮的身上刚好斜斜地照着一簇阳光,照着他的翅膀也被染上了温和的颜色。安迷修一眼便可以看到他皮肤上各种各样钝器和刀枪擦过划破的,以及魔力刺过所留下的伤痕。刺目的鲜血还在不断地从伤口溢出。他知道天使的愈合能力很强,即使如此,还是伤的如此严重不难...

恶魔妈妈摸妹妹

两百fo点文感谢!

还是没人。

【安雷】一封分手信

*雷狮第一人称书信形式。(并没有

*十分的ooooooc。

*打个预警,要是可以的话食用愉快。

*还是献给这位 @chi噗梓

安迷修亲启:
你好,我是雷狮。

我想,大概有很长一段的时间,没有给你写过信了吧。

我好不容易从已经积了灰的匣子里翻出这张信纸,这些东西就像是一种寄托,在我们曾经相隔千里的那段日子里,可以通过笔墨和纸张告诉对方一切安好。现在想起,时光也算是磨平了当年爱个没完的性子。于是我搁下了笔,锁住了这些过去的宝物。但往日里托付给你的心意并不是假的,思来想去还是想彻底作下个了断。

亲爱的安会长,还记不记从前,你总扯着我,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问着到底是什么时候动的心?...

【安雷】sweet

*想写写雷总生病。

*生子有,注意避雷。

*食用愉快。

安杰莉卡迈着小步子溜进她两位父亲的房间时,一眼就看到雷狮蜷缩着身子窝在床上。

发烧带来的热度将他的脑袋都搅的乱成一团浆糊,小姑娘很少见到她的爸爸发烧,她只是觉得到了这个点还没起来有些奇怪,安杰莉卡愣愣地趴在床沿,刚准备扯开嗓子去喊他起床时便注意到对方的脸颊红的极为不自然。病恹恹的没了平日里的生气。

她突然想起父亲曾说这种情况需要用手背探探温度,于是就踮起脚尖儿想要去够着雷狮的额头,她还不够高,用足了力气还差那么一点,眼看着快要碰着的时候安迷修就推门而入,瞧见他的小女儿站在床边立刻走过去抄着小家伙的腋下将她举起来搂进怀里。他多少有...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