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言九年。

傻子顾言七。

【安雷】一寸光明

*ooc慎。

*日常放飞自我。

*失明。

我知道自己看不见了,知道自己失去了眼睛,上天对我开了个大笑话,谁知道不可一世的海盗头子,天不怕地不怕的雷王星三王子,居然会就这么栽在这里。

大家认为我会发些脾气,我是个暴躁的人,嚣张而气焰颇高,我一定会受不了这种跌落云端的感觉。于是卡米尔他们便怕我会想要寻死,就彻夜守在我病房边,我却突然想的很开,平静地过分。闭着眼对着房间里那些熟悉的声音微笑着,用平静的语调与他们交谈着。

不管我睁开眼还是闭上,前方的一切都是被混沌的漆黑所笼罩着的。我挺怀念以前所能看到的五彩缤纷的世界,甚至开始怀念安迷修那两把被我嘲笑的像灯管似得双剑,开始思念星辰,大海和山川。但我只能靠着身体对一切事物的感知去辨别眼前。因此,摔倒和受伤是难免的,我变得常因为撞到些东西摔倒抑或者不慎踩到些什么一屁股坐到地上产生的疼痛而呲牙咧嘴,狼狈不堪,似乎以前的打斗带来最靠近心脏的伤痕都没有这般让我痛苦,我开始恶心自己的无能,但也无从办法。要让人知道雷狮海盗团的首领现在落魄成这副模样,估计就认为海盗团气数已尽了吧。

至于安迷修,我真的觉得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他就天天坐在我床边跟我讲事,讲天空的颜色,讲大海的模样,讲星星的闪烁,讲太阳的耀眼,他说啊雷狮,你可别忘了这些,又每天不厌其烦地补充那么一句,也别忘了我爱你。我就讥削地咧着嘴说,你看我都瞎了,索性也让你走,你去寻找一个好姑娘,度过你剩下的日子如何。他不说话,只是轻轻地吻我,他的吻落在我的唇上,额头,眼角和鼻尖。我觉得很痒,这份温柔又易碎地使我想要落泪。于是我便又说,你还真是纯情啊,安迷修。他还是不回应,只是轻轻地像记忆里头那样带着黑色的皮质手套抚上了我的脸颊。

有天他牵着我的手,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便带我去了窗台,风把我的头巾吹的它乱飞阳光也撒着温热的光晕斜斜地照着我两,我看不见,只是觉得有什么东西拂过我的脸颊。随后安迷修清清亮亮的声音便跳进我的脑中,像是一块石头掉进水里头晕开一圈圈涟漪,我一向吝啬于用这种颇为文艺的放式来形容自己的感受。

"我们结婚吧雷狮,我照顾你一辈子。"

我可以想象到那个傻瓜骑士笑的有多么恣意动人,他的眉眼一定是弯起的,唇角勾勾的似是融入了一辈子的欢悦和好心情。

于是我突然特别准确的拢过他的脑袋,唇不偏不倚地便触上他的唇,那是温热而柔软的。我迷迷糊糊的想着。





讲一讲家里两只猫咪1【安雷/贴吧体】

讲一讲我家那两只傻猫。
1L楼主
喜闻乐见的扒一扒,简述家里两只猫咪的爱恨情仇。

2L
前排前排。楼主这个标题一看就新鲜呀。

3L
排楼上,突然嗅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4L
两只猫?一公一母的甜丝丝恋爱日常?

5L
看来事实总不会那么简单啊。

6L楼主
咳,4L那位猜对了一半,是甜丝丝的恋爱日常.....................不过是两小公猫。

7L
woc现在这个世界,连猫都弯了吗!!!!刺激。

8L楼主
简单的介绍一下那两个小伙子。雷狮是去年我从宠物院里领养来的。当时瞅见他的时候还是个半大的小奶猫,睁着紫罗兰色的眼睛喵呜的叫个不停,好奇地凑过去仔细瞧瞧发现右耳朵边上还有块鹅黄色星星状的绒毛,加上脚趾尖儿上糖霜一样的小印子............没怎么见过世面的我,突然失去了理智立刻办理手续,给雷总这小恶魔带回家里头了。

9L
我的天听到楼主讲这个都觉得心里被这个苏的不要不要的。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猫!!

10L
楼上的醒醒。小恶魔啊小恶魔,是和可爱外表不同的可怕存在吧!

11L
外貌是真的天使啊!!!!以及雷狮这个名字莫名好可爱www。
12L楼主
雷总,雷总他是恶魔啊!!有时候一脸优雅地随手拍翻准备好的牛奶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因为超级挑食还得了胃病。老天爷我简直为了这小坏蛋操碎了心。这猫倒是越长越好看,脾气也变得越发怪异,除了睡觉时安安分分地挺耐看,平时我就只能求求雷总别再瞎折腾了。

13L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楼主笑死我了。

14L
虽然语气中满满的嫌弃和绝望但还是看出了楼主对雷狮的爱。

15L
雷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超级可爱☆。

16L
意外的超级想听听另外一个的故事,晚上不睡觉刷刷帖子果然有好事会发生。

17L
赌五毛钱另一个天使,温柔到骨子里的那种!

18L楼主
另一个取了个洋名儿,叫安迷修!
安迷修是三个月前在外地出差时看到的,安哥当时那个落魄的啊,现在养好后帅气的模样那会儿一点都看不见,他就孤零零的站在街角,眼睛是介于蓝色和绿色间的那种颜色,漂亮的很不真实,也泛着温柔的韵光。我给他买来小鱼干填腹,安哥也就乖乖的迈着小步子蹲坐在一边小口尝尝。
当时挺赶时间的,我陪了他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有事要去,起身走时他默默跟了我一路,直到下一条街后才停下来,似乎是想要送行什么的。当时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就差抱着他哭哭喊天使了。也没多管下午的事情,脑子断了跟筋一样地就把他带回了家里头。
以及雷狮第一眼安迷修时的表情啊...............。简直笑的我差点断气哈哈哈哈哈哈。

19L
雷总不会是争风吃醋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20L
排排排排楼上!以及楼主为什么要起雷狮这个名字呢?

21L
家里突然而来的第三者!还是一个长相意外不错的家伙,超级不妙啊!

22L
已经脑补到了雷狮发小脾气后惹的麻烦了hhh。

23L楼主
20L倒是提醒我了。叫这个名字是因为雷狮他生气起来真的超凶哇!说宇宙无敌第一凶都不为过。本来软乎乎的小猫咪突然对你呲牙咧嘴,背拱地像座小山,面露凶光那副模样简直觉得下一秒就要扑上来吊打你哇,这是猫咪嘛!简直就是吃人不眨眼的狮子喔!

24L
被吓到了,雷总威武。

25L
怕人怕人。楼主能活这么久也算见过奇迹了。

26L
为楼主加1s。

27L
超可怕!!!不过反差萌略带感啊———!

28L
超凶的感觉。比我家狗狗还厉害喔。

29L楼主
当时安哥第一次到家里的时候我整天心神不宁啊,怕雷狮哪天不开心就和他吵起来了。再说了安迷修又像是那种被欺负也不大吭声的温良范儿,活脱脱就是一骑士道精神的完美体现。倒是雷总像个地痞小流氓的。果然,第二天,我就亲眼见证了雷狮,以一种十分优雅的动作,不动声色的拍翻了安哥的牛奶。

30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欺负人都要优雅什么鬼了哈哈哈哈哈哈。
31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吓得我一口水喷出来。

32L
被窝憋笑太辛苦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3L
雷总怒气值up!

34L
哈哈哈哈哈哈心疼安迷修,感觉小骑士委屈死了。

35L
流氓雷总哈哈哈哈哈哈。可爱!

36L楼主
当时安哥先是怔了一会儿然后就突然一爪子拍在雷总脸上,难得安哥也会气成这副模样,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一见终生恨了。他两上辈子是人的话绝对是碰面就要干架的宿敌!
之后两小家伙就闹腾着一上午。雷总尾巴上掉了撮毛,安哥爪子上蹭破了点皮。他两是没心没肺地闹在一起,倒是让我心疼的无法fu息。好不容易下午打的累了翻着肚皮躺在地上打盹,我连哄带骗给他两受伤的地方上了点药,后来的日子里头基本是有事没事就打在一起了.........。心太累。

37L
楼主辛苦了!以及安哥这么好脾气的猫咪都会生气啊雷总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8L
画面感哈哈哈哈哈哈 这两块心头肉哪里被弄伤了都要心疼啊。

39L
打人都不打脸呢安哥你直接拍雷总脸上哈哈哈哈哈哈。

40L
冷静的分析一下这个绝对是友情破颜拳!

41L楼主
哦对了安迷修似乎对我书桌上那个旋转木马模型特别感兴趣,老实跳上桌台对着它发呆,似乎很喜欢的样子却又对它不捣乱啥的,感觉不像是磨牙期想咬东西umm。

42L
也许安哥喜欢马!

43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也太可爱了吧。

44L
楼主你需要告诉他你和马是不可能的!

45L
楼上什么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6L
骑士是需要一匹马的,估计是这个原因。

47L
安哥太可爱了!!!!瞬间被一只猫圈粉。

48L
雷狮也好可爱啊!就突然特别羡慕楼主。

【安雷】醉酒

*ooc慎

*一时放飞自我。

雷狮喝的有点晕乎乎的,便眯上眸子歇息了会儿。他酒品不算差,喝醉了就是一副乖乖的模样一声不吭。

安迷修只听到酒杯撞击桌板的声音,微微斜过眼睛去瞧瞧便看见雷狮脑袋搁在桌上愣神。

"恶党。你没事吧,醉了?"

他拍拍雷狮的脑袋,伸出手扶住肩膀晃了几下试图唤回神智。

似乎是起了点效果,雷狮腾地一下抬起脑袋,眯着眸子往他那边看了会儿。安迷修本以为他要破口大骂抑或者嫌弃自己打扰他睡觉,却只见雷狮用双手撑着下巴露出了一个傻里傻气的笑容。

大写的人畜无害。

安迷修着实被吓了一跳,瞧着雷狮平日里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整天同自己瞪着眼似乎想比比谁的眼睛更大更明亮,他酒量太好,喝醉的样子基本是没见过的。

"这是几?"安迷修思索片刻伸出两根手指放在他眸前。

谁知道雷狮压根理都不理会一下,只顾着傻兮兮地露出一口白牙,眨巴着紫色的眼眸笑着。

安迷修也觉得脑袋晕乎乎的了,雷狮头顶发带上那颗金黄色的小星星称着他的模样特别漂亮,眼睛里也像是装载了星河一般动人。他低下头掩着脸,耳根滚烫。

他笑的真好看。骑士先生在心里头将这句话念了个几十遍。

心里头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于是他便对着神智还迷糊的海盗轻轻开口。

"把你的衣服脱了,雷狮。"

小骑士两指摩挲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猜测着接下来雷狮会如何。

对方还在傻兮兮的笑着,颇像思春期的少女,甚至周围都似乎冒出了什么粉红色的小泡泡。他不假思索的扣上拉链,动作麻利地脱掉外套便甩在了一边。

刺激。

安迷修听见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心砰砰地跳个不停。雷狮还是乐呵呵的笑作一团,没心没肺的模样完全不清楚刚刚自己干了些什么。

以后一定要多灌他酒。安迷修在心里打定了主意。



盲.[短完.he]

我,王耀,在我20岁的秋日里。失去了我的眼睛。

有人说那是一双漂亮的眼睛,漂亮的琥珀色韵光在其中沉淀,像是淬了水的星子似的熠熠生辉,有冬日里篝火所勾勒出的温暖和夕阳所洒下的最后一抹余晖的辉煌。

然而现在,不过是死气的灰色吧,我想。如同灰蒙蒙的毛玻璃,看不清而望不切。

亚瑟对我很好,我失明前是,失明后依旧是。

他抚上我冰凉的手背柔声安慰,嗓音如叮叮咚咚的泉水般动人。

我突然心里很难过,鼻尖酸涩,直直的就想落泪。我想看看恋人的模样,看看他如晨光般的金发,看看他像春日里湖水一般亮丽的翠绿的瞳色。

可我却发现,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灰暗。我这才明白,我看不见了。

亚瑟会在我被噩梦惊醒的一个个黑夜中抚着我的背附带上一个抚慰的亲吻。会在我摸索着却不小心撞到墙时耐心牵着我的手将我带回房间。

我一向认为自己是个独立而自主的人,怎么就开始依赖起他来了呢。

有天他就说,让他去学做饭吧,也当是为我搭把手。我听到他话语中跃跃欲试和兴致勃勃的意味。满含笑意的便点点头答应了。

这个主意最终在当日下午厨房传来的一阵爆响中被打消,我听到亚瑟跌跌撞撞地向我跑来,随后便一把搂着我的腰将头靠在肩头。他头顶的碎发戳的我有点痒痒。我伸手不偏不倚地就弹了弹他的额头,有意逗他,便笑嘻嘻的说道就说你不行吧,厨艺白痴。

他闷闷地开口极为不乐地哼了一声小声说道,他就是舍不得我受苦,现在我看不着了就和他一块儿过一辈子,他养我就是了。最后亚瑟的话越说越轻,变成了极为轻的嘟嘟囔囔。

我听的眼眶有点湿润,垂了眸子就直笑他是从哪儿学来这些腻人的情话。

他更为腻人的蹭了蹭,干脆同我交换了一个吻。就说你想听,我将给你听一辈子。

我听的微微有点失神,随即便小声的哽咽了起来,亚瑟就问我为什么要哭。我没好气的用带着点哭腔的嗓音说被烟熏的。他便开始笑,快活而带着幸福吧。

我鼻尖酸涩,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哭了,也就落了泪了吧。

fin.

我爱你,不在乎年龄

*ooc慎!!!!和题目没个屁关系注意。

就一个午觉的档儿,太宰治惊异地发现自己的恋人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他跑到开满鲜花的园子里大声呼唤恋人的名字,在书房中四处张望他的身影,连老旧到沾满灰尘的阁楼都翻了个遍,还是没能找到中原中也。

他叹了口气心下琢磨着这又是什么新的唬人把戏。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又开始了漫无目的地寻找。

长长的风衣突地被什么人轻轻拽了拽,太宰治吹眸低下头便看到一个戴着黑色小礼帽的小男孩静静地扯着他的衣服。

“中...中也???!!”太宰治慌乱的蹲下身来开始细细审视这人的样子。橘黄色的卷发和湛蓝湛蓝的眼中无比向他诉说这一个事实。

这小孩就是中原中也。

其实挺可爱的。太宰治在心里这么想着。

孩子没听明白些什么,伸手抬了抬有点碍眼的帽檐与他对视良久,张开嘴咿咿呀呀地老半会才用稚嫩的童音吐出几个模模糊糊的音节。

“哒...哒宰?”

太宰治感到自己突地一烫,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小男孩还带点婴儿肥的小手就牵上了他的手指。

于是小小的中原中也就拎着他的手指笑嘻嘻而又略显无辜地把他摁到墙上当壁画了。

一点都不可爱,太宰治在心中默默的收回了话语。

Fin.

安梦

燕子是被床头柔和的灯光所唤醒的,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熟悉的身影正小心翼翼的准备关上灯躺进被窝里。

“亚瑟...?这么晚啦。”她的声音还带着因美梦被打搅而产生的浓浓倦意,拽着他的袖子本梦半醒。

“唔,抱歉还是吵醒你了。单位稍微有点事情回来晚了。”亚瑟俯下身子吻吻她脸颊,绿色的眸子里泛着温和的光泽,浅浅的特别暖心。

“辛苦啦...那么回来了就早点睡吧。”燕子勉强睁开眼弯眸笑笑,随即便头一仰继续进入梦乡。

“晚安。”亚瑟把声音放的又轻又柔,伸手关上了灯。

离去

太宰治离开黑手党的那天,中原中也正在外地出差。

太宰治的泪早已流干,织田作的死像一道伤口划在他的心上,血已经流尽了,摸上去也不会再疼痛。

在那个月明风清而又干净的夜晚,他突然有点想那个小矮人,想念他带着暖意的橘红色头发以及和今晚夜色一样澄澈透明,始终带着傲色的蓝眼睛。

可惜他不在,像刀子斩断了他对黑手党最后的眷恋。

他想着那人知道自己离开时的模样,思索着搭档到底会是怎么样的心情,难过,亦是高兴?如果他还在这,会选择阻止自己的离开么?

他突然低低的笑了起来,苦涩而绝望的神情悲呦又无可奈何。

最终。他闭上了眼,踏着月色离去,似是不带一丝眷恋。

END.





曾经[短完.]

*第一人称的叙述形式

*ooc在我

*食用愉快

“中也先生笑起来,超帅的!你可以想象那双超级漂亮的天蓝色眼睛微微弯起来时的样子吗!”

我安静的听着幸子小姐又在滔滔不绝地讲述着对中原先生的赞美和崇拜,百般无聊的托着下巴四下张望却突然看到吹着口哨散漫地走来的太宰先生。

我按照规矩给他鞠了个躬道了声午安。午后的阳光斜斜地照在他柔软的黑色短发上。他挥挥手继续保持那被暖阳衬地越发温和的笑容,柔声问道我们在聊些什么,当得知话题的中心是他的搭档——那个他口中的漆黑小矮人的时候他忽地露出了微妙的笑容。

“我可是见过中也全部的样子的哦。”他眯起眸子,嘴角地笑意显得有些许古怪而亲昵。“哭的,笑的,生气时的,炸毛时的,还有...。”

他突然停下来,卖着关子一般的刚要缓声开口就被闻讯赶来的中原先生一脚踹到地上。

中原先生咬着牙努力压下怒气狠狠地拎起太宰先生的领子,四目相对着大声质问他又说了些什么混账话。

结果这个话题也就以太宰先生被中原先生拖走为结尾,至于太宰先生当时想说什么我一直不得而知。只记得那天的中原先生微微勾着的唇角和张扬而骄纵的笑意展露在脸上,像一场梦似的虚无地有些不真实。

不久后太宰先生就离开了黑手党,随之而来的还有已经被此事压低了的织田作先生的死亡,没有一个人明白太宰先生离开的原因,甚至是中原先生对此事也无从了解。

他笑着说道太宰那家伙终于离开了黑手党,分明是无比高兴的语气。

而又显得悲哀和孤寂。

过了几天中原先生又恢复如常。不过便是独自做着任务,独自承担一切。谈笑风生如往日一般身边却少了那个总挂着笑意的黑发男子。

像是发狠了似的,多大的危险他也敢独自赴会,带来了一身的伤害和泪水。一次次于死神的镰刀擦肩而过,弹伤刀伤划着心脏而去。他就这样坚毅地而又毫无目的地活着。

中原先生的死是很突兀的,在那个下着大雪的冰冷夜里。像是一切都戛然而止一般,他扯着最后的力气奋力冲到太宰先生的跟前,半哭半笑着倒在了白茫茫的雪地中。

刀穿过胸膛,鲜红的血液浸湿了黑色的外衣。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吓得动弹不得我,看到太宰先生颤抖着的双手和划过脸颊的泪水。

作为五大干部之一的中原先生走的很体面,盛大的葬礼费用令人咋舌地庞大。

尾崎前辈哭的极凶,又是心疼而又是悲哀地看着自己亲手带大的孩子先人一步就这样离开,泪珠断了线一般的不停的滑落。全部人都沉寂着没有发话,悲伤的气氛仿佛凝固了空气。

只记得是太宰先生迈着步子打破了大片的沉寂。我看到尾崎前辈的目光中带上了沉沉的杀气,夜叉雪白的刀刃似是穿过了一切,直直地冲向太宰先生的咽喉。

“你回来做什么!”她充满怒气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疲惫,刀尖在相差毫厘的地方忽地停下,闪着危险的光芒。

太宰先生依旧笑的灿烂,将悲伤的情绪深埋心底。

他说,杀了他。让他去见中也。

像是漫漫地长河一般,这两个人如翻腾的浪花飞速地淡出了我的生活,太宰先生是因自杀离开人世的,在一间小屋子里服下大瓶的安眠药带着浅薄的笑容离开。有时候在静谧的日子里会无端的想起他们。

想起中原先生在死前对他的那句:“我爱你。”

想起他们还没开始就以悲剧为结尾的爱情。

fin.

恍然



“早上好,阿燕。”

亚瑟来到恋人身边,微微勾着唇角伸手揉了揉小家伙的头顶的软发。冰凉的触感让他有点心悸,姑娘微微停住了颤抖,那双被泪水和恐惧所湿润的眼睛还带着和小鹿一样的提防和警戒。

“你...。是谁?”

疲惫的嗓音里带着惊恐和慌张,无端的责问着他的身份。

尽管早就知道这样的结果,亚瑟的心仍就如同被一把利剑所贯穿一般,被生冷的空气攥地疼痛而又苍白。

他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抑或者,能说点什么。

“我叫亚瑟.柯克兰,阿燕,你不记得我了吗?”他的笑容怎么看都是苦的,寂静的房间里只有他带着颤抖的嗓音回荡着。

姑娘抬起头来,迷茫而又无助的抓着被子的一角。泪水将小脸糊地乱七八糟,她觉得一种在遗失的感觉渐渐占据了胸口,她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却看到那人怎么样都是苦涩的笑容。揪着她的心脏,带着痛苦与悲伤。

“抱歉,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泪水啪嗒啪嗒的滴在被子上,划出一片深色的水渍。

似乎是心碎的声音。




失去记忆的燕子和记得一切的亚瑟,be或he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