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真是令人惊讶。”
“你喜欢我吗。”









*高亮。

不是很介意日lof,但请不要日点文,碎碎念以及随意乱来谢谢!!!!

请不要因为一篇文章合胃口而关注,会让你失望的。


大概很好相处。




安雷至上主义者


"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安雷】A KISS

*很ooc的安迷修和雷狮。

*前文在主页。有兴趣的话欢迎食用。

*下一章也许有车。

安迷修已经对着怀里的兔子发了足足半小时的楞,他的手伸过去又收回来,皱了皱眉无奈的咂咂嘴,最后向雷狮投来求助的光芒又畏畏缩缩的收了回去。

雷狮皱着眉有些无语凝噎的味道,他不过是吩咐安迷修拿这只兔子开开荤也填下肚子,谁知道他会怂成这幅样子,楞了老半天就是下不了口。雷狮无可奈何地把旁边一堆乱七八糟的食品从往安迷修那边推了过去,屈着指节有一下没一下轻轻扣击着光滑的桌面。

"我说,安迷修你要是实在下不了口就吃点人类的东西?"

对方听到后便抬起从刚刚起就一直盯着兔子看的眼眸,试探性的拎起一袋面包撕开包装赴死似得往嘴里塞,但没过一会就被胃里的一阵翻江倒海给恶心的眉头皱的紧巴巴。

他无奈的将面包放回原处,试图无视雷狮憋笑到开始抖的欠揍模样又开始和怀里的兔子大眼瞪小眼好像要比比谁的眼睛更大更明亮。

雷狮有点看不下去,他敛去笑容嘴里骂骂咧咧的站起身来揪起小兔子柔软的毛皮不显温柔地将它放到一边便抬腿跨坐到安迷修身上,他有些不耐烦的将包裹着脖颈的紧身衣往下拉扯露出常年不见光的一段柔软白暫的皮肤。他又把脖子伸到安迷修的嘴边,拉着小骑士的手迫使其扣在自个儿腰间。他呼出一口气,不过那是冰凉的,两个冰凉的人靠在一块儿,冷兮兮。

"你可真比大小姐还难伺候,算了,对着这里咬下去,不然不得饿死你个白痴,先解决一下,明天我再去医院给你搞些血袋。"雷狮皱着眉摸索了一番血管的位置指给他看,闭上眼咬着牙摆出副凶狠的样子大声的又威胁道。"敢浪费一滴血我可就对你不客气。"

安迷修又开始手足无措起来,他先是抬手摆了摆手忙脚乱的想要解释些什么就被雷狮摁着手背拉回腰上,他无可奈何的把拒绝的话语吞回肚子里,脸上泛着淡淡的粉红色紧张的吞咽了一口唾沫悄声叫了句雷狮。

雷狮半瞌着眼将位置调的舒服了些不冷不热的嗯了一声话语悠悠地传到安迷修的耳朵里。他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磨磨唧唧的我雷大爷给你血喝你还下不了口?安迷修被他讲的连连摇头咬着牙又不知道从何解释,过了好半会儿才试探着用牙齿去触碰他的肤皮。

新生的小吸血鬼并不知道如何才能伸出獠牙,于是他只是生疏的对着雷狮的脖子又是亲又是舔又是咬的,把那里用口水搞得湿漉漉的泛着水色,白嫩的皮肤上又星星点点的落下了牙印和吻痕似得东西,糟糕的一塌糊涂。

雷狮被他来的这么一出搞得气息不稳,他又是气又是好笑。气是因为这家伙居然把吸血搞得这么色气颇有前戏的感受,好笑的是自居然起了反应。性器颤巍巍的挺立起来将牛仔裤顶起来了个鼓鼓的小帐篷也顶着安迷修的小腹让空气一时之间都有点尴尬。

他轻咳了一声,用足以捏碎骨头的力度狠狠地捏住安迷修的手腕露出尖利的獠牙对他呲牙咧嘴一副凶极了的模样。他压低声音再催促了一番脖颈上才传来刺痛。差点又扎歪了。他无声靠过去收紧手臂地用力抱住对方的肩膀,将脑袋搁在上头感到血液不断流逝,安迷修像是几百年没吃饱饭似得没了休止,咕咚咕咚吞咽着还真没浪费一滴一口,雷狮无意识地像奶猫似地呜咽了几声,哼哼唧唧极为不满地伸出手去锤他。

安迷修被他吓得神经紧绷,可是口中鲜血的味道实在太过于美味让自己实在忍不下大口吮吸,雷狮软成一团没了脾气手随意的搭在他肩上干脆闭上眼。

"抱歉!"

不知过了多久小骑士才发觉自己已经索取多少是过了头,他满含歉意的将双手合十,郑重地冲怀里的家伙道歉。雷狮被他搞得心里觉得有几分好笑,微红的眼角反而弯起,他似笑非笑着露出左腔上的尖锐獠牙,他看到安迷修浅蓝色的眸子已经转为触目的猩红,却好像里面还是满富柔情一般。像是午夜的彼岸花,像是落日于水面撒下的最后一抹红。

他虚掩了一口唾液,鬼知道刚刚居然被这家伙咬的意乱情迷了。他发誓他雷狮一定是疯了,为了安迷修这个傻子。他简直感到太阳穴都在突突地跳.......噢,不对,吸血鬼的血管根本跳不起来。他怒极反笑,挑着眉双手抱臂也不管自己是被搂在怀里的那个反而气势嚣张地看着安迷修。安迷修心虚的只敢悄咪咪地去瞧他,无意间瞥见他漂亮的鸢色眼眸里湿漉漉的像是落了一层星子似得闪闪发光,他的心中不自觉的溢出了些许不堪的念头。他想自己大概是大脑出了什么毛病,居然会对才认识几天的人有这样不耻的念头。他的脑中又刷的闪过许多奇妙场景。雷狮勾着无所谓的笑容将他手中的刀直直往心脏出捅,划破了胸膛上的肤皮留下鲜红的血液刺痛了他的双眼。还有他两在拉上窗帘光芒无法透入的房间里忘情的亲吻着彼此,双眼中只是对方的模样。

安迷修鬼使神差地突然翻了个身将怀里的雷狮压在身下,两臂撑着沙发倒是把雷狮稳稳地圈在怀中,雷狮还没反应过来闷闷哼哼着大嚷了声安迷修你发什么神经。话还没说出一半安迷修便探手指尖抵上他的唇瓣,将后面的话语全部压了回去。他的眼睛还未褪去吸食血液后的鲜红,雷狮没由来的感到有点不安,他反射性的准备往后退去便被安迷修拽着脚踝拎了回来,雷狮气的和他的小骑士干瞪眼老半天都讲不出一句话,他可真想一拳头打过去最好给安迷修来个一忘皆空的效果。

"还真是不得了啊安迷修。你的骑士道呢。"

他有点气短,安迷修这时候力气突然用的很大,抓着他的胳膊直接掐出两个红红的印子。

"呃,雷狮。虽然说起来很尴尬,你也许会拒绝,但我可以睡你吗。"

雷狮这才注意到安迷修已经面红耳赤,未被碎发所遮盖住的耳朵尖攀上了薄薄的粉红色。他伸出手此时正在撩开雷狮额前的黑发,迟疑了片刻无比纯情的用冰凉的唇往上落下了一个浅浅的吻。

雷狮被他搞得心脏都要砰砰做响了,他不懂为啥这时候自己突然羞得不行,老半天揪着安迷修的领子埋到他怀里挤不出一句话,直到最后才小幅度地点点脑袋从鼻子里压出一声嗯以作准许。

tbc.

评论 ( 6 )
热度 ( 61 )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