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真是令人惊讶。”
“你喜欢我吗。”









*高亮。

不是很介意日lof,但请不要日点文,碎碎念以及随意乱来谢谢!!!!

请不要因为一篇文章合胃口而关注,会让你失望的。


大概很好相处。




安雷至上主义者


"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安雷】拥抱

*献给可爱的眼圈太太!!! @眼圈咸到种瓜
超级喜欢她。

*她给的很可爱的神父雷和恶魔安的设定。

*ooc。

雷狮站在巨大的管风琴前,早晨的阳光被上头镶嵌在正中间的五彩玻璃折射成各样的明亮色彩印在白色的大理石块上,很好看。从半开的大门蹿进来的风吹起雷狮头上的发带,也捎带了一阵朦朦胧胧的花香,小镇的早上很让人打心底的舒畅,鸟儿也蒲扇着翅膀撒下一串甜蜜的歌声。他心情很好,攒着手中黑皮的圣经转过身子翘着唇角对着楼梯转角处那个站在阴影中的人勾了勾手指。鸢尾色的眼眸里溢出了细细碎碎的愉快。

他说,过来,安迷修。

安迷修是在十四年前认识雷狮的。他总是把这件事记得清清楚楚,今年记着十四,明年告诉自己已经十四年了。

当时雷狮才四岁,叼着根棒棒糖拎着小树枝在午后无人的街上闲逛。彼时安迷修好容易从地狱里出来看看他喜爱的人间景象,他不像个恶魔,他温和的要命,要是将满身的黑衣全都换成干干净净的白色,他一定是个好看又可亲可敬的天使。当他愉快的哼着他的骑士歌,舒展开他黑色的翅膀尽兴地待在阳光底下享受偶尔的欢愉,自打老远处便看到一个矮个子的小男孩蹦蹦哒哒地溜过来,他吓得赶紧把翅膀全都收了起来伪装成人类的平凡模样。小男孩直到走的老近才看到面带微笑的安迷修站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他。安迷修半蹲下身子为了践行他伟大的骑士道开始温和的询问他是不是走丢。

"傻子。"

小男孩毫不留情的将手中的树枝戳到安迷修的脸颊上,绑在头上白色的发带中间黄色的五角星没由来地衬着他这幅样子有点可爱。

"海盗团例行抢劫。"

他笑起来,左腔上尖尖的虎牙露了出来。

其实,安迷修觉得雷狮这人简直垃圾到乱七八糟,扳着指头数他的缺点可要三天三夜也论不清。他一天到晚吃喝赌玩撸串啤酒畅饮花样百嗨不腻,有时候拉着安迷修一起玩喝醉了就没羞没躁地勾着安迷修的肩膀再回教堂的路上一路走一路唱,当然,最后结局总是雷狮红着脸蹲在墙根吐的七荤八素。不过雷狮虽然人品糟糕,但是他长得很好看,人往那儿一放充个当红明星都没什么问题,他的眼睛是很好看的,深紫色的眼珠子在黑夜里也还是明亮的,是安迷修总喜欢捧着他的眼睛去亲吻他长长的睫毛或是亲吻眼角,好像里面装了星星月亮大海歌谣似得,是很动人的。

他的记忆总不自觉的飘到有天夜里。天上的星星是亮晶晶的,雷狮的眼睛也是亮晶晶的。夏夜的风舒适凉爽,一吹过,两人的酒都醒了一大半,可都还是含着侥幸的想法假装自己还醉着便靠地更近,两个人都眼半睁半闭地不点破彼此的这点小心思。雷狮迷迷糊糊地咧着嘴嘲笑安迷修比他矮了一大截,安迷修将手搭在他肩上刚准备骂回去,张了张口发现脑袋里连个像样的词汇都冒不出来,傻了眼的恶魔鬼使神差地干脆壮着胆子亲了亲雷狮都是酒气的唇。雷狮被他亲的一愣摁着他的胸膛就把安迷修推倒在软乎乎的草地上坐上去将他压在下面说你这家伙也敢亲老子,小心你雷大爷亲死你。话还没说完又被安迷修扣着后脑勺拽下来亲了不知多久,眼看着就要借着酒意在草坪上干柴烈火了,雷狮突然揪着安迷修的领子盯着他浅蓝色瞳孔。

他说,他其实并不想做个神父,这个职业又老套又无聊,他其实想当一个自由自在的海盗冲向蔚蓝的大海。

安迷修没由来地红了脸,直觉告诉他雷狮是在拿他的眼睛编情话,于是他又捧着雷狮的脸颊亲了亲,心里涌上了许多许多数不清说不尽的莫名甜蜜的情愫。被爱情迷的晕乎乎的恶魔突然就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神父和恶魔大概是不可以在一起的,但是海盗和恶魔就不用顾及这么多,他为这个想法感到由衷的高兴便想点点脑袋以示支持。心中的另一个想法冲的他又愣了愣:可是海盗就是恶党了,骑士道要贯彻剿灭恶党的信念。他纠结的眉眼都要皱成一团,脑袋小幅度地点了点又狠命晃了起来,最后一语不发地用一个轻柔的吻结束了这个话题。

安迷修做事从来都守约守时,答应了今天就不会变成明天。雷狮就换着法子笑他,说他死板,说他骨子里一点都不像个恶魔,他甚至为此笑的直在地上打滚,一边抹着眼角笑出来的泪花一边说着恶魔可都是随心所欲,哪有你这样守规矩的,笑着笑着就被安迷修从地上捞到怀里从脸颊一直亲到好看的锁骨。当时安迷修刚陪他过完他十八岁的成年礼,十四年过去,小男孩的个子已经突突地蹿上去了一大截,他搂着雷狮这个几乎是由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家伙笑着吻吻指尖,他说他要回地狱一趟,对雷狮许下了五天后回来的承诺。

可是事情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他的想象,当他被亡灵们复杂的事情而不得不为此多浪费了一天的时间,他的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全是雷狮也没有理由的感到有些慌张。第六天,一向从容的恶魔先生飞快回到人间。当他敲了敲教堂紧闭的大门,便被里面人们愤怒的呼喊吓的胆战心惊,他紧绷着神色推开门。简单的扫过一圈之后,便看到倒在地上的雷狮,以及大大小小的伤口,深深浅浅的血污。他的身上已经看不见一块玩好的皮肤,鲜红的血液将红色的地毯沾染出另一层奇妙的艳红色,雷狮的眼眸已经失焦,鸢色的眸子无神地半睁半闭,似乎是因为有人的突然介入使周围原本嘈杂的环境突然趋于平静,他强撑着与濒死时所带来的困倦作斗争抬起眼眸抱有些许期盼地望过去,在目光所及之处瞧见那双浅绿色的眼睛时他翘起嘴角,嗫嚅着唇吐出几个模糊不清的字音。

他说,安迷修,快跑。

没有人回应他的话语。黑色的巨大翅膀在一瞬间舒展开来,遮住从半开的大门外照入的阳光投下一片浓重的阴影,安迷修在人们惊恐的目光中手中幻化出两把佩剑,浅绿色的眸子如同酝酿着暴风的黑夜卷起千层浓重乌云般昏暗。几千年过去了,他想着,这么久的日子里他都抱着淡然的微笑从未显露过任何感情,仿佛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的云淡风轻,愤怒和悲伤的滋味是他遗弃的东西,早就被他淡忘。是雷狮亲手把这些又重新交付到他的心中,让他这些苦涩的滋味满溢他的胸腔,最后化作泪水却无法将痛苦的情绪带走。这也是他最不愿意面对的。

当他解决完了一切已经太晚太晚,他又收回翅膀伪装成平常人的模样,强装着镇定将脸上脏兮兮的尘土和血液擦拭干净,像是哄一个不愿意熟睡的小孩子,安迷修颤抖着双手抚上雷狮冰冷的脸颊,拭去他眼角已经快要干涸的泪水,最后盖住那一片他最爱的漂亮的紫色小声哽咽着。

"雷狮,闭上眼,不要看,你不要看。"

"要做个好梦。"

雷狮的人生就停在了成年礼后的这么一小段时光,他是一个张扬骄傲的人,如果还活着,一定还是以一种高傲美好的姿态继续面对这个世界,然而安迷修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忏悔着他晚的这一步。他活了几千年,做什么事都没有晚过一步,就因为他晚的这么一次,他不得不和他毕生的挚爱失之交臂,再也无法见到他眼睛里那片漂亮的星星,安迷修见过各式各样的人和各种各样的事,对于一些情况,遗忘是必须的,所以他忘记了许多,作为一个恶魔那会活的更加轻松一些,可他从来没有忘却雷狮,忘却这个笑起来会露出尖尖虎牙的小神父,忘不了他们一起的那十四年光阴。他守在雷狮的尸体旁边过了许久瞧见他半透明的灵魂飘飘悠悠地跑出来,他伸出手想要去将他抱入怀中做最后的挽留却触到一片虚无的空气,他知道这是天堂的法子,为了防止恶魔夺取要升上天堂的灵魂。他眨眨眼,想要敛去眼中的泪水。雷狮回过脑袋冲他咧开嘴,那些笑容多少是有些凄惨的味道。

他勾勾手指,声音小到细不不闻。他这才发现嗓子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着似得,吐出的一字一句都是夹杂着哭腔。

他说,安迷修,过来。

他最后一次拥抱了自己的恋人。

fin.

留在最后的一点解释。

安迷修不让雷狮去看他恶魔的样子是因为当普通人见到就会堕入地狱永远无法翻身。人们杀死雷狮的原由是被人发现他神父同一个男人谈情说爱古板的镇民感到莫大惊恐和厌恶。当做这是个诡异的bug吧。咳。

大概最后两人还会见面吧。

评论 ( 1 )
热度 ( 67 )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