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真是令人惊讶。”
“你喜欢我吗。”









*高亮。

不是很介意日lof,但请不要日点文,碎碎念以及随意乱来谢谢!!!!

请不要因为一篇文章合胃口而关注,会让你失望的。


大概很好相处。




安雷至上主义者


"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安雷】forever

*abo设生子有。

*只是想写他们有孩子了而已。

1.
雷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打了个哈欠,半瞌着眼帘,余光打量到对面表盘中的指针斜斜地指在二那个位置。

那会儿是冬日里阳光最好的时候,躲藏了几乎大半个上午的太阳从厚重的阴云里探出脑袋暖洋洋的为冰冷干燥的空气增添几分暖意。金灿灿的阳光一点点从窗帘的间隙里照射进来将空旷温暖的房间照的明亮柔和。他恍惚着感到腹上的刀疤开始有些隐隐作痛,大概是他身上的麻药已经散的差不多了。

当雷狮清醒了会儿又困得眼皮开始一个劲的打架。医院里头消毒水和药的味道往他鼻子里钻,激地他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他在房间里左顾右盼了一周,这才注意到安迷修从刚刚起就一直趴在被褥上睡得正香,这会儿正有些困倦地揉着眼睛慢慢坐直身子。

他浅绿色的眸中盛满了一晚上未睡的疲倦和困意,安迷修实在是困得厉害,迷迷糊糊地打着哈欠,但好像是意识到什么似得,强撑着精神跑到床头去看看雷狮的样子。

自从昨天下午安迷修听到从手术室里传来的那声响亮的啼哭就再也忍受不住内心的煎熬,他不顾众人的阻拦推开了产房紧闭的大门。他实在是怕的不行,一下坚强的骑士先生站着的双腿都有点哆嗦,他反反复复确认了雷狮平安无事后放松地长舒了一口气,平复心态的同时才注意到护士小姐怀抱中不住哭闹的孩童。

"您的爱人和孩子都很平安。看呀,这是个健康的女孩子。"

护士小姐在一边笑吟吟地祝贺着。

安迷修这才将一直盯着雷狮的目光转移到护士怀里的这个孩子身上,她还在不住地啼哭着,稚嫩的手臂四处挥舞,她的皮肤是淡淡的粉红色,小小的手指拢起又张开像是想抓住什么似得。这孩子的一切都是小小的,小小的身子,小小的手,小小的脚。这个小东西现在甚至连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的能力都没有具备。但他的心里却一瞬间被一种巨大的温暖所填满,心中有一个欣喜欢快的声音不断的告诉他,这就是他的女儿,一个身上流淌着他和雷狮血液的小生命。

他将手指小心翼翼地放在孩子的掌心中,小姑娘的手掌很小,刚好将他的手指握在掌心中并拢五指牢牢抓住。像是得到了什么令人安心的东西,她终于停止了啼哭稳稳睡去。

安迷修张了张口却突然一个字都讲不出来,他悄悄抽回手指,朦朦胧胧的觉得心里充满了一种令人愉快的情感,这种感觉在他与雷狮结婚以后便常常出现,或是在两人相拥而眠的时候,或是在雷狮弯起眼眸对他笑的时候,或是在他们亲吻彼此的时候。他大概是慢慢明白了这就是所谓的幸福,他的心喜悦地飞快跳动起来。刚刚的一切焦虑和担忧在看到平安的雷狮和孩子后烟消云散。

雷狮半眯着眼看了看安迷修刚刚一闪而过的不知道为从何而来心满意足的表情略为嫌弃地咂咂嘴鄙夷了一番。

要水吗。安迷修将放在床头柜上的保温杯打开,仔仔细细用开水烫了好几遍杯口才往里面倒水,他吹了几口气等杯子不再向上冒着水汽后小心翼翼地递到雷狮嘴边,雷狮试图撑起身子却发现提不起一丝气力,他便懒得再将浪费气力埋入软乎乎的床垫中再次对安先生的智商表示深度怀疑。

安迷修顿时有点摸不着头脑,过了好半会才反应过来雷狮根本没力气起身。骑士先生生性体贴,他温和的弯弯眼眸笑的那双绿色的眸子宛如翠波荡漾,他思索了半会。将杯中的水全都含进口中腮帮子装的鼓鼓地俯下身子将水一点一点渡到雷狮口中。

雷狮被他突然而来的亲吻搞得愣了老半天,渡到口中的水也有少许从唇角溢出沾湿了枕巾,他像个小姑娘似得心里砰砰直跳羞地不行,薄薄的粉红色也一点点地漫上耳尖。医院里的暖气开的很足,暖烘烘的扑在他脸上,他将被褥拉上来盖住脸颊,选择性无视安迷修那个欠打的笑容,雷狮翻了个身,捂住脸颊偷偷咧开嘴。

雷就这么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才醒过来。他梦见了许多,在奇幻的梦里闪过了各种各样的人和事,就像是幻灯片似得播放了他的一生。他一向睡眠很浅,外头一有声响他就醒了大半。半梦半醒间,他听到各种人在他床边说着什么,有祝福有关心有贺喜,虽然声音被刻意压低但和在一起又乱哄哄起来。最后他迷迷糊糊听到安迷修嘘了一声,那人将声音压得又轻又柔温和地不行,霎时间房间又安静下来,于是脚步也变得轻轻的了。

当外面的天还是蒙蒙亮的时候雷狮才像个乌龟似得慢吞吞将头从被窝里探了出来,彼时安迷修正抱着一个用粉红色被子包裹起来的小东西慢悠悠地在房间里踱步,当他觉察到雷狮在看他的时候突然咧开嘴角冲着雷狮露出了一个很好看的笑容,他抱着那个小东西一路走到床边,这才让雷狮第一次看了看他们刚出生的小宝贝。

床头柜上保温杯里还装着热腾腾的鸡汤,雷狮就一边小口小口啜着汤汁一边眯起眼去打量安迷修怀里的孩子。

她并不算是好看,浑身的皮肤皱巴巴还的像只小猴子,雷狮略带嫌弃的撇了眼闭着眼睡得正香的小孩子,但不得不说他也很喜欢她,就像是心脏最轻最柔软的地方呗戳中了似得,他整个人都懒洋洋的,捧着手中的碗隔着层白飘飘的水雾去看那双漂亮的眼睛,眼睛的主人也在这时候回过头来与他四目相对。雷狮刷的一下又红了脸,轻咳了一声,手一抖,鸡汤差点洒出碗边。

"我说,安迷修,这就是我们的孩子吗。"
他将脑袋偏到一边,极力掩饰着自己心中的温暖和愉快,细弱蚊音地小声询问道。

"嗯,是的,我很喜欢。"

"...真巧了,我也是。"

2.
雷狮洗完碗的时候安杰莉卡已经抱着她的小马玩偶睡着了,没关上的电视还在播放着彩虹小马的动画篇,雷狮无可奈何地弯下腰去用最轻柔最温和的动作将小姑娘从沙发上稳稳地抱入怀里,安杰莉卡微卷的长发垂到下头划过他的手臂蹭着有点痒,小姑娘的发色大概是随了安迷修,很古板朴实的棕色但看着有叫人赏心悦目,她的发梢柔软,随着雷狮的脚步一晃一晃的。

当雷狮将她整个放进柔软的被单里时,小孩子突然就睁开了双眼,浅紫色的瞳孔盯着雷狮的面庞,她陷进白色的床单里用柔软白暫的小手抱住雷狮的手臂奶声奶气地叫了声爸爸。

她说她想要个晚安吻。

雷狮被这突然的要求震得愣了三愣,他眨眨眼,耸耸肩膀,软下口气捧着自家女儿软乎乎的脸蛋问她是从哪儿学来这招。

小女孩咧着嘴指指早就站在门口观侯多时的安迷修,她紫色的眼睛都再因期盼而亮晶晶,唇角弯开一个弧度笑容甜地不行。

"因为父亲就是这么问爸爸要的呀。"

雷狮被她搞得无法反驳,这气势分明就是拒绝下一秒就要大嚷爸爸偏心的节奏,他挺吃这一套,心里暗暗觉得这流氓架势倒是和在门口笑的前仰后合几乎要靠不住门边的安迷修有的一拼,他狠狠地给了自家爱人一记凶狠的刀眼,撩开小姑娘额前细碎地刘海在她光洁的脑门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上帝会保佑你的,我的小公主。"

fin.

评论 ( 15 )
热度 ( 182 )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