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真是令人惊讶。”
“你喜欢我吗。”









*高亮。

不是很介意日lof,但请不要日点文,碎碎念以及随意乱来谢谢!!!!

请不要因为一篇文章合胃口而关注,会让你失望的。


大概很好相处。




安雷至上主义者


"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安雷/r18】candy

@chi噗梓 献给她。

*ooc年龄差。

*有车。

当有人突然把雷狮甩给他养的时候,安迷修其实是拒绝的。

安迷修第一回和他见面的时候,孩子正窝在墙角抽泣,抬起头来一双明亮的眼睛像淬了水的星子。雷狮长得很好看,安迷修第一眼就注意到了,他柔软的黑色发丝和漂亮的如同紫水晶似的眼睛是很令人瞩目的。那会儿,小男孩鼻尖红红的,手里紧紧地捏着父母的一张合照。

房间里又昏又暗,静悄悄的只有他们两个人。雷狮没开灯,周围的一切都显得乱糟糟的,父母的衣物被扯的到处都是,旁边的手机还在亮晃晃的发着光,屏幕上显示着几十个通话记录,全是无人接听。

安迷修站着同他对视良久,雷狮还在狠狠地吸了吸鼻子想要抹去脸上的泪水,他看到小男孩的手刚刚碰到脸颊的时候又忍不住将埋到臂弯处哭起来,雷狮肩膀一耸一耸的,被压到极低的哭腔是更为让人心疼的。

安迷修看着不由得有些难受,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嗓子就跟被堵住了啥也讲不出来。他叹了口气,蹲下身子去揉小男孩乱蓬蓬的头发。孩子怔了一会,眼泪啪嗒啪嗒地滴落到地上。

这是个可怜的孩子,父母死于一场惨烈的车祸,但当时被丢在家中的雷狮对此毫不知情。他的父母生前是一对贡献巨大的科学家,于是政府便把他安排给了安迷修,一个当地很有声望的医生。

尽量将这段不好的记忆尘封并把雷狮养大成人吧。通知他的人这么说。

于是安迷修的人生就像是瞬间被打乱了,他不得不抽出一些时间去学习如何和小孩子愉快相处,下班后必须踩着点去菜市场买来食品再去接雷狮回家,餐桌前的人不会再只有自己一个,从今往后将不会再是自己一个人的人生。在雷狮刚来的那一段时间里,还需要在人人都已经陷入熟睡的深夜去哄慰那个被噩梦惊醒的孩子。

他已经二十五岁了,本来规划好的未来是找一位漂亮温柔的女孩子度过平凡的一生。但因为雷狮突然被塞入他的生活,而且这个选项没有拒绝的余地。他不得不在相亲的时候挂着无奈的笑容去询问那位女士,愿不愿意在未来去抚养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

但他并没有因此怒迁雷狮,尽管安迷修并不是主动接受抚养雷狮的义务,尽管他因为过度的劳累而导致回到家中的就想倒回床上睡个昏天黑地,尽管他累的几乎要喘不过气,他还是没有去伤害这个可怜的孩子。

雷狮那个时候也是乖的过分,总之把现在所显露出的顽劣的性格都收的干干净净,做的最多的事也只过怯生生地睁着眼去看安迷修,安分守己的去学校完成自己的功课,他不知道这是因为陌生带来的收敛,还是因为雷狮确实顾及到了自己当时的感受。

过度的劳累加上心理的不适应感使安迷修自从雷狮来到家中开始便经常失眠,学校里的事情和孩子的事搅的他头昏脑涨。

他还没能适应家里多了一个人的生活,在第七个夜里睁着眼盯着漆黑的天花板直到深夜十二点也没能安然入梦,他叹了口气,轻手轻脚地打开床头灯翻出几片安眠药准备一会儿过了水助眠。

他刚坐起身来就听到雷狮房间那儿传来一些细小的声音,像是有人窸窸窣窣的掀开被子跳下床来在地板上走动。

安迷修抬头往门口一看便发现小孩子踩着拖鞋一边抹着鼻子,还有点迷糊地将脑袋往这边探了探。

雷狮盯了一会后就一声不响地跑了出去。厨房里隐隐约约的传来了微波炉转动的声音,安迷修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刚准备下床去看的时候便看到雷狮迈着小步子跑了回来,手中的玻璃杯里盛着半杯热牛奶,他小心翼翼地把牛奶递到安迷修手中,将双手背到后头又不做声的沉默了一会儿才抬起头,眼眶红红的明显就是哭过了。

"房间有点黑..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雷狮说完就低下头去盯着自己的脚尖看,大概是认为这是十分丢脸的事情而不肯再去看安迷修的表情。

男孩小幅度磨蹭着脚跟,鼓起勇气抬起头来就看到他的监护人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将杯子里的温牛奶一饮而尽,安迷修知道雷狮是被噩梦所惊醒,但也不想戳穿他,只是安静地将被子掀开一角让孩子能够窝进来。

安迷修将药片放回瓶里关上台灯,当脑袋沾到柔软的枕巾时突然觉得睡意绵绵,他打了个哈欠翻过声看了看旁边已经睡熟了的雷狮,孩子像是因为害怕将身子往他身边靠去五指握的紧紧的攒紧了被子,安迷修愣了一会儿,叹了口气翻个身将小男孩整个儿抱在怀里。

"晚安。"安迷修轻轻的说。

等相处时间久了之后安迷修发现雷狮其实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就是脾气倔了点,态度凶了点,神态傲了点,其他都还是不错的。

小家伙的自主性也是很强,有几次自己学校开会把他一个人丢在家里也能好好的把自己喂饱,这点让安迷修一直很是放心。

但雷狮从来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主,后来的日子里校方那边几乎隔三差五都要把安迷修叫去喝茶,理由无非就都是你家雷狮找人打架,上课顶撞老师或者翘课溜出去玩。但这孩子成绩挺好,老师对他也是无可奈何,没次都是简单的同安迷修讲了几句就让他走了,雷狮总是坐在一边满不在乎的晃着腿丝毫没有反省的意思,但也不会在旁边不服气的顶嘴吵闹,也算是敢作敢当的家伙。

就有那么一次老师和安迷修谈着谈着突然叹了口气。

"雷狮这孩子也是可怜,小小年纪就没了父母拖您来照顾,安大夫您一个人来管教也是勉强了点,难怪现在变得这么叛逆。"

本来盯着窗外的雷狮突然把脑袋转了回来,眼神里多少有些气愤恼怒的味道。老师这才注意到说漏了嘴,赔了个笑脸让安迷修把雷狮带回家好好进行思想教育。

当天晚上雷狮脾气闹得很大,一进门就把自己摔到沙发上,任凭安迷修怎么哄都不肯吃饭。安迷修没了法子,伸过手去揉他的头发,雷狮抬起手一把拍开。在下一秒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飞快扑到他的怀里哭的极凶,他蓦然,只是静静地抬起手轻拍雷狮的后背,没过多久就感到他左肩上的衬衫湿了一大块。雷狮哭的累了就小小声的啜泣起来,抓地安迷修衬衫的衣摆皱巴巴的。

"安迷修。"

"嗯?"

"是他们先挑衅我,说我没有父母...。"

"很早以前,一个阿姨和我说,他们只是有事情去了,一定会回来的。但我也听到有人说,他们在一场车祸中死了。"

雷狮抬起头,胡乱的抱住安迷修的肩膀,好像如果不这么去做,他眼前的人也会哪天一同消失不见了。

"是这样吗。"

"不是的,雷狮。那是他们要进行一场很长很长的旅行,要走遍这个世界,然后把世上最美好的东西都一并整理起来送给你。"安迷修将声音压的又低又柔,他抹去雷狮眼角的泪水。为小男孩理好有些凌乱的领口。"虽然等待的时间会又漫长又苦涩,但最后一定会迎来惊喜。"

"因为一个人会很孤单,能否让我陪着你一起等待呢。"

小孩子湿漉漉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看,最后翘起嘴角笑嘻嘻的露出两颗小虎牙。

"好。"

于是雷狮开始慢慢变成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一个无法被剥离出去的东西。

他开始习惯于枕边另外一个人的温度,开始习惯于同雷狮拌嘴的日常,开始习惯于每次开门回家,都会有一个黑色头发的孩子坐在沙发上等候他的到来。

安迷修以为事情会一直这样简单的继续下去,安安稳稳地度过一个平凡人的人生。他会在未来给雷狮找来一位温柔贤良的姑娘做母亲,而雷狮长大之后,也会过上娶妻生子的普通生活。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49434844894485#_0

评论 ( 16 )
热度 ( 333 )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