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真是令人惊讶。”
“你喜欢我吗。”









*高亮。

不是很介意日lof,但请不要日点文,碎碎念以及随意乱来谢谢!!!!

请不要因为一篇文章合胃口而关注,会让你失望的。


大概很好相处。




安雷至上主义者


"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安雷】sweet

*想写写雷总生病。

*生子有,注意避雷。

*食用愉快。

安杰莉卡迈着小步子溜进她两位父亲的房间时,一眼就看到雷狮蜷缩着身子窝在床上。

发烧带来的热度将他的脑袋都搅的乱成一团浆糊,小姑娘很少见到她的爸爸发烧,她只是觉得到了这个点还没起来有些奇怪,安杰莉卡愣愣地趴在床沿,刚准备扯开嗓子去喊他起床时便注意到对方的脸颊红的极为不自然。病恹恹的没了平日里的生气。

她突然想起父亲曾说这种情况需要用手背探探温度,于是就踮起脚尖儿想要去够着雷狮的额头,她还不够高,用足了力气还差那么一点,眼看着快要碰着的时候安迷修就推门而入,瞧见他的小女儿站在床边立刻走过去抄着小家伙的腋下将她举起来搂进怀里。他多少有点担心小姑娘会被传染。

安杰莉卡抬起脑袋伸手环住安迷修的脖颈,她伏到安迷修的耳侧将声音压的又低又轻的似乎是怕吵到了半梦半醒的雷狮。

"父亲,爸爸这是病了吗?"

安迷修闻言点点头,他眉间微皱,为雷狮早上突如其来的发烧感到有些焦急和担忧。初春的天气还带这些寒意,大概是昨晚雷狮喝醉了酒被他拎回来的时候吹了点风,为此染上了风寒。

他轻轻地将小姑娘抱出房间,走到厨房间去,煤气灶上的小锅里还在慢慢地炖着白粥,他将安杰莉卡放在凳子上,半蹲着身子先是亲了亲小姑娘的额头。

"可以帮我照看一下这锅里的粥么,亲爱的。注意别让它炖糊了。"

小姑娘严肃的点点脑袋,就好像是要执行什么无比严峻的任务一样。她比了个ok的手势,跳下凳子走到灶台边死死的盯着锅里还在咕咚咕咚冒着热气的白粥。

安迷修稍稍松了口气,热了点温水泡好感冒药转身又走回房间,他搬来椅子坐在床边,看到雷狮这时候迷迷糊糊地微微睁开眼看了看他,然后咧开嘴有些傻里傻气地露出个不太精神的笑容。

安迷修小心翼翼地将雷狮扶起身来靠在床头,他想这人大概是真的烧糊涂了。安迷修先是舀起一勺药水小口地呼气直到滚烫的白雾不再冒出时才缓缓探到雷狮嘴边,雷狮一向讨厌苦涩的东西,这时候也格外乖顺的张开口去将涩口的液体喝下。他喝的很是吃力,不时地皱起眉,发烧带来的眩晕感和脑袋一阵又一阵地发疼使他难受的过分,忽的喉咙一阵酸痒,雷狮呛了几口咳嗽不止,口中的药水也洒了一被子。安迷修连忙把他抱到怀里力道正好地拍着他的背,等对方稍微好过了一些不再咳嗽时又抬手揉了揉发顶。

雷狮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在微凉的空气里漫出一些白色的水雾,他被安迷修再度轻手轻脚地塞回被窝,对方伸手摸了摸他依旧滚烫的额头,手掌为此沾上了粘糊糊地冷汗。雷狮忽然牵住他的手,嘟嘟囔囔地喊了声安迷修。他低下脑袋亲亲雷狮的手背,轻声说了句没事的,会好起来的,我一会儿就过来。雷狮这才有些安心地将自己裹进被子里继续睡去。安迷修叹了口气走出房间,将门也贴心的带上。

他走出门的时候刚好于安杰莉卡迎面撞上,小姑娘赤着脚扯扯他衬衣的下摆奶声奶气地说已经关上了煤气灶。安迷修蹲下身来捏了捏她的柔软脸颊夸了句真棒。她咧开嘴,又有些担忧地探着脑袋往自己父亲身后紧闭的房门看了看。

"爸爸他,没事了吗。"

安迷修将她耳边的一撮软发别到脑后,他弯了弯眼眸。

"现在重要的是让他好好休息,莉卡,你会照顾好爸爸吗。"

小女孩重重地嗯了一声,然后故作深沉地如同小大人似得拍拍安迷修的肩膀。这也让安迷修一直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些。

"莉卡一定会照顾好爸爸和父亲的。"

评论 ( 3 )
热度 ( 103 )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