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真是令人惊讶。”
“你喜欢我吗。”









*高亮。

不是很介意日lof,但请不要日点文,碎碎念以及随意乱来谢谢!!!!

请不要因为一篇文章合胃口而关注,会让你失望的。


大概很好相处。




安雷至上主义者


"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安雷】一封分手信

*雷狮第一人称书信形式。(并没有

*十分的ooooooc。

*打个预警,要是可以的话食用愉快。

*还是献给这位 @chi噗梓

安迷修亲启:
你好,我是雷狮。

我想,大概有很长一段的时间,没有给你写过信了吧。

我好不容易从已经积了灰的匣子里翻出这张信纸,这些东西就像是一种寄托,在我们曾经相隔千里的那段日子里,可以通过笔墨和纸张告诉对方一切安好。现在想起,时光也算是磨平了当年爱个没完的性子。于是我搁下了笔,锁住了这些过去的宝物。但往日里托付给你的心意并不是假的,思来想去还是想彻底作下个了断。

亲爱的安会长,还记不记从前,你总扯着我,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问着到底是什么时候动的心?

我要告诉你,是在六年前的时候。我旷课溜出教室,从高高的围墙上一跃而下,当时你站在校门口那棵古树的阴影中,看到我时突然飞快的冲过来揪住了头巾,当即立刻让我重心不稳面朝地摔个狗啃泥。我虽然疼的呲牙咧嘴,但一抬头对上的就是你和被阳光照的透亮的绿油油的树叶几乎是同一个漂亮的色彩的眼睛。于是我的心像是炸开了的烟花,像是初春的种子终于抽芽发苞,嫩黄色的茎爬上窗外的栏杆,最后在阳光下摇摇摆摆地开出一朵花来。

所以,当年因为谁先动心这件事,我肯定是赢了,事到如今我还是要嘲笑一番。居然为了这种小事理论了个三天三夜,安迷修,你还真是幼稚的过分。

无论平淡如何冲刷,最初相见拥有到的那份热烈感情总还会溢满我的胸膛。我逃课,打群架,违纪,带头犯事,拽着领带往你青涩的脸颊上吐出呛人的烟雾。这一切所需要的也不过是让你的眼里倒映出我的模样。听起来这就像是思春期的小屁孩夺取关注的可小把戏,但我却也幼稚地为此甘之如饴。因为你也会激烈的回应我,扣住我的腰附上一个湿漉漉的吻作为回报,我会露出牙尖轻咬你的唇瓣,看到你修长地眉梢微微皱起。那时我总不由得想到,在这一副温和绅士的皮囊下,隐藏着的会是一颗怎么样的心脏。

知道么,我刚在思索过去时,扔下笔抬起头来,发现窗外飞起扑腾着翅膀的白鸽,很可爱。思绪又被勾到了你的身上。想起分别那日阴雨绵绵的,你带我去公园坐了半天,拿着些被潮气沾的湿乎乎的玉米粒有一下没一下地撒给了长凳边那只落单的,羽毛被雨淋住了的小鸽子。我两都没说话,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看着被雨帘遮掩住的天地。你说,怕一分开,我们的感情便也像这天气一样,迷迷蒙蒙地被遮开了。

你顿了一会儿,又说,想对方的话就写封信吧,将想要说的东西都写进纸里,这样总比手机里看到的信息要来的更加细腻温情。于是我就隔三差五会收到你寄来的信封,样式很单调,也不得不说,这就是你的风格。总是白白的封页,干脆,利落,白纸黑字地写着雷狮收。我的心也像被锁链拴住了似得,完完全全地收进了你的手中。

之后读大学的那段日子里,我时时刻刻会想起你那双漂亮的眼睛,于是思念就爬上我的脊背,最后跳进大脑,一点一点侵蚀了我最后残存的理智,我没日没夜地想着给你写信,想把思念化在纸上递给彼方的你。

但我的话很少,总是提笔想要写下时脑中的千言万语立刻缩水成干巴巴的一点儿,最后被白色的信纸被墨水晕开,上面只是稀稀拉拉地印着寥寥几字,而你每次寄来的信被我动作轻轻地舒展开来时,上面长篇的话语和柔声的爱语如同粘腻的糖浆,将我的心脏一并放了进入,搅动出了咕噜咕噜的声响,这让我总有些不服气,于是突然动了个念头,在一次写信时假意在里头加上了大量篇幅的对一个姑娘的赞美和喜爱。读着你寄回的信时,发觉字里行间也似乎染上了轻微怒意,最后那点儿恶作剧成功的小小不安又被拂去,只因为最后的那行里剪短地写着。

我知道你在开玩笑,雷狮。我敢打赌,你一定是更爱我一些。

我想,当时我一定是很爱你的。

高中时这么混完全只是想同我的父亲作对。我不希望继承那些毫无意义的财产。于是我从名为家庭的牢笼里冲出,刚要触碰过自由的时候又被揽进了一个名为爱情的拥抱中。从此那些不良情节并不再是为了顶撞我的父亲,更多的时候,是为了可以找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可以接近一个叫安迷修的傻会长。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就好像那些狗血粗俗的言情小说,就差个我爹甩几百万到你脸上质问还要多少钱才离开我儿子之类的桥段出现。但最后他们还是妥协,顺应了孩子的心。于是自那刻起我便想着,要是未来我拥有一个孩子,性格脾气同我一般倔强的话,要真的遇到了无比爱她,她也深爱着的人。我绝对不会给她丝毫阻拦,要将她所认为的幸福一辈子留在她身边。

不知不觉就讲了这么多事了。最后顺带一提,这可是一篇正儿八经的分手信,写了这么多,也就是想让你这个白痴明白,失去本大爷这么好的男朋友是件多么可惜的事情。

我们到底有没有实现五年前的那个承诺呢。

在璀璨的星星下一同入眠时的那句,要一辈子在一起的誓言。

这些大概都可以留给未来,十年后的我,和十年后的你是怎么样的两人,二十年后呢,三十年后又是如何?

但不管未来怎样,我现在只想牵住一个人的手。他叫安迷修,是我的前男友,也是我现任的结婚对象。

最后的最后,祝我们两分手快乐。当然也——

新婚快乐。

评论 ( 17 )
热度 ( 118 )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