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真是令人惊讶。”
“你喜欢我吗。”









*高亮。

不是很介意日lof,但请不要日点文,碎碎念以及随意乱来谢谢!!!!

请不要因为一篇文章合胃口而关注,会让你失望的。


大概很好相处。




安雷至上主义者


"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安雷/r18】十年

*有车,和题目一点都没关系。

*一个很突然的脑洞,但是完全表达不出想要表达的啊!!!!

*希望食用愉快。

 "我在地狱看见他的坠落。"

1.

安迷修匆匆赶来时,雷狮正坐在一块光滑的岩石上用手撩开他脏兮兮的上衣检查腹部的伤口。太阳正在缓缓地往地平线的位置下坠,如同是红色紫色的颜料混在一起晕开云朵,便出现了天边绝美的晚霞。雷狮的身上刚好斜斜地照着一簇阳光,照着他的翅膀也被染上了温和的颜色。安迷修一眼便可以看到他皮肤上各种各样钝器和刀枪擦过划破的,以及魔力刺过所留下的伤痕。刺目的鲜血还在不断地从伤口溢出。他知道天使的愈合能力很强,即使如此,还是伤的如此严重不难让人想象下手究竟有多狠。

安迷修垂下眸子,滔天的怒意和不断膨胀的占有欲以及心疼一并在他眼中翻滚,他无意识地收拢五指握拳,脸色阴沉。但下一秒手指松开时,眼中复杂的情绪也被收了个干净,只是平静地如同一潭死水。

雷狮听到脚步声后警觉的抬起头注视来人,等到发觉是安迷修后略显轻松地呼了口气。

"来的这么急啊安迷修,难道是想来嘲笑我么?"

争强好胜的天使自然是不愿意对方看到自己这般落魄的模样,于是想在口上夺取一些小小的胜利。但对方好似无视了他的这句话语,径自走到他跟前强制性扼住他的手腕伸手将臂上的袖子褪去。安迷修的动作算不上轻柔,手上的力道甚至弄得雷狮有点疼。他将药膏一点一点涂抹到雷狮的伤口上,再缓缓用指腹将其抹匀。雷狮愣了愣,但也还是默许了他的动作。

"把你的衣服掀起来。"

等将手臂上的伤口基本处理干净后,安迷修一面将绷带缠绕到雷狮的双臂上一面沉声要求。雷狮从容地掀起衣服,任由安迷修的双手灵活地将药膏抹在他胸前腹部的伤口上。这种药膏里添了些治愈的魔法,效果好的不是一般,就除了在治疗的过程中夹杂着些许痛感。雷狮将眉头微微皱起,眼看着刺破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愈合。安迷修从头至尾没说什么话,只是在结束的时候垂下眼帘又重重扫过雷狮染上血污的翅膀。

他冲雷狮伸出手,对方明白他的意思,握住他的手腕借力站起。雷狮拍拍腰上的尘土那副依旧吊儿郎当的模样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得,安迷修回过头,轻轻地问了句要不要和他一起到地狱里坐一坐。雷狮嗯了一声,踢开了脚边的石块。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53446264611339

评论 ( 28 )
热度 ( 293 )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