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真是令人惊讶。”
“你喜欢我吗。”









*高亮。

不是很介意日lof,但请不要日点文,碎碎念以及随意乱来谢谢!!!!

请不要因为一篇文章合胃口而关注,会让你失望的。


大概很好相处。




安雷至上主义者


"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安雷】花束

*日常与题目无关。

*献给她 @SecondGuy

*花语都是百度上查来的,bug挺多,致歉!!

雷狮下了班,打着哈欠拎起他的挎包左手握住一瓶上午喝剩下来的矿泉水走在回家的路上。他实在无事可干,只好安静地看着天边的晚霞慢慢地将一切都渲染成柔和美丽的火红色,他眯起眼,心情稍稍从公务的烦闷中脱身开来并萌生出了一点点的愉快,享受每天傍晚可以拥有的这么一小段轻松的时光,他甚至开心的哼起小曲儿,心里得意地沾沾自喜起来,暂时和那些可恶到令人作呕的数据说了再见。他路过一个花店,只是无意间瞥见了一眼,却又不知为何认为这与记忆里的样子不同:总觉得以前这里并不是如此。

雷先生本着他对于任何问题都要探究到底的那股倔强劲儿硬是停下脚步思索了老半天想要得出答案,他将这样式有些复古,在整条街上显得格格不入的花店从里面的柜台到外面的招牌都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忽然就恍然大悟一般拿着矿泉水瓶用力地敲了敲自己的掌心,尽管发力过猛疼的自己呲牙咧嘴,但他还是紧接着岔岔不平地跺着脚跟记起来这里曾是一家烤串店。雷狮痛心疾首地想着本来茶余饭后令人愉悦的最佳消遣场所到现在却变成了只有娇滴滴的小姑娘才会喜欢的花店,不由得感到一阵又一阵的不愉快。

他格外孩子气地开始小声诅咒这个花店生意惨淡,刚一抬头就看到从里头突然走出来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别的暂且不谈,长得倒是怪好看的,眼睛是叶子一样绿油油的颜色,他系着围裙,橡胶手套上还沾着点泥土。看起来是忙活了半天,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前滚落还将耳边几撮柔软的棕发黏在了颊边。他也一下子就看到了雷狮,愣了愣,不知为何就马上转过身去飞快跑回店里,留下雷狮一个默默站在风中思索自己难道长得有让人见了就想跑那么可怕不成,雷先生想着想着,又止不住越想越气,紧紧地捏着矿泉水的瓶子准备走人。

他刚迈出几步便给人叫住了,雷狮心情不悦地回过头,连脸上都不自觉地带上了点凶相。他看到花店里的小哥微笑着站在门口,手里捧着一束红的和晚霞似的鲜花,那人快步上前,不容拒绝地将花束直接塞进了雷狮的怀里,眉眼一弯唇角一勾,浅绿色的眼睛温和如春水,面上柔柔地漾开笑意。

"先生您好,我叫安迷修,我看到您在对面的公司里上班....这束花就当做一份见面礼,请收下吧。"

雷狮一瞬间也傻傻地看愣了,盯着人家小伙子的脸蛋开始愣神,直到盯地安迷修有些不好意,将目光投向别处伸手搓搓自己的鼻尖后才缓缓回过神来。雷狮的耳朵尖有点红,被黑色的发丝隐藏着。他难得褪去了面对什么事都从容不迫的模样,动作生硬地接过安迷修手里的花咧开嘴笑了笑当是感谢。他眨眨眼,好不容易稳住心来轻轻地说,那以后请指教吧。

"大哥,这束天竺葵是您下班带回来的吗。"

卡米尔趴在桌上百无聊赖地盯着插在矿泉水瓶子里的红色鲜花,他用指尖拨弄着柔软芳香的花瓣一边偏过脑袋将目光投向正在电脑前办公的雷总裁。雷狮嗯了声,稍稍将眼镜往下挪了挪凝神打量了一会儿又转回脑袋手指继续在键盘上敲打。

"是啊,公司对面开了个花店,里面的小哥送的下班时候路上送的,好像叫什么......安迷修来着?"

他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将精力再次放回复杂的数据中。可这次要努力工作就显得没有那么容易了,脑海里浮现出的突然变成了安迷修微笑的模样。那个家伙,对于谁都要献上花束吗。雷狮在心里反复地想了想,思考着是不是面对可爱的小姑娘,安迷修会露出比今天下午更加灿目美好的笑容,他忽然有点泄气,心里只觉得要是自己对于他来说是特殊的那一个就好了,他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手头上输入的数据也接连打错了好几个,他发现再也没法静下心来了,只好疲惫地往椅子上一靠,有些不爽的咽了点水,没想到又为此被呛得咳嗽起来,他没了办法,莫名开始心虚起来。

"大哥,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是时候谈个对象什么之类了吧?"

雷狮握着水杯把柄的手悄悄地抖了一下,他又呛了口水,于是一面咳嗽起来一面捂着自己的肚子赶紧将卡米尔赶到房间做作业去,他看着自家弟弟投来的微妙的目光将眼神游移到别处尴尬地笑起来。

"你哥还年轻,不急。"

之后每次下班,凡是雷狮路过门外安迷修都会为他送上一束鲜花,他似乎懂的很多。今天是一支蔷薇*,明天是香槟玫瑰*,后天是一束茉莉*,雷狮干脆也抱了个花瓶回家里,盛着水将安迷修每天下午送来的花都插在里头有事没事瞅上几眼。也所幸是世上的花儿种类千个万个,安迷修送了好些日子也没带重样过,雷狮派自己的小秘书来给他送了几回的钱,安迷修只是摆摆手,笑着回答自己可不会连这几只花的钱也担不起,他想了想又补充说,实在过意不去给花店多拉拢点生意呗,公司里的小姑娘们总会喜欢吧。雷总裁听到后果断地选择翘了班溜到他花店,双手抱臂似笑非笑地靠在门口,当时正是中午,阳光照在他的头顶,给他漂亮的紫眸里也洒上了亮晶晶的余晖。

"你到底是对我有意思,还是希望可以靠我这边生意兴隆呀,安迷修?"

安迷修看着他,鬼使神差地就差点把头给点下来了。他其实挺想告诉雷狮,对,没错,就是对你有意思。但他又怕,怕雷狮要因此厌恶他,于是他把到嘴的话语悄悄给咽了回去,只是取来一捧雏菊花束*,借此掩饰过了这个话题。

"我觉得这个挺衬你的。"

怎么说,花店老板和隔壁单位小总裁的那点小猫腻几乎是明眼人都可以看的出来。

雷狮的小秘书凯莉小姐说,他翘班的次数更多了。

雷狮的弟弟卡米尔先生说,大哥对着花发呆的次数更多了。

雷狮的下属帕洛斯先生说,老大最近对工作有些不上心了。

雷狮的下属佩利先生说,老大最近很喜欢念叨一个叫安迷修的人了。

两个人之间明明不过是隔着一层薄薄的纸,但谁都不肯转过身子将这层纸给捅破,去拥抱对方。雷狮对待其他事情一向都清醒明白的很,可偏偏自己处在当事人的位置上就稀里糊涂的要命,他其实也稍稍明白了自己最近的反常,但从小到大对感情都没太大想法的雷狮就是死也想不到自己是谈恋爱了,他将这些都归在是工作太少的缘故上,再加上最近需要处理的事情也确实很多,他就给自己安排了三天三夜没日没夜的巨大量度后,不负众望地累去了医院。

雷先生无可奈何的躺在病床上思索人生,将手举过头顶,伸开又握成拳消磨度日如年一般流速缓慢的时间,他看见外面绿油油的树叶被风吹的飞起来,听见枝干摇晃带着树叶沙沙沙地响成一片。他不由得又想到了安迷修,想起他的花儿,想起他总是系着条丑的可以的围裙,想起他笑起来好看的样子。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安迷修怀里捧着一束花,蓝色的纸里包裹着白色的玉兰和百合,以及一捧漂亮的紫色满天星。安迷修将门带上,慢慢地走到雷狮的床边,他把花都放在床头柜,挠了挠后脑勺又笑了起来。

"我问凯莉小姐要来了你住的医院和病房号,私自想来看一看你,不介意吧?"

雷狮抽了抽嘴角,心里确实觉得安先生你这问题真是等同于白说,人都到这了才问,是不是过晚了。但他又不得不承认自己心里是很开心的,就难得不说话来呛安迷修一口了,雷狮只是点点头,说了声当然不。

他们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会,直到没了话题安迷修才想起来自己是时候该走了,他在离开前稍稍叮嘱了雷狮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雷狮摆摆手,故作轻松地笑起来,他耸耸肩向安迷修保证,自己过不了几天一定康复。

安迷修算是放下心来了,天知道他自从昨天没看到雷狮下班心里要有多少焦急,今天上午也是早早关上店门退了一单子的生意去问来雷狮的情况,又急匆匆收拾好自己飞快地奔来医院,一路上他的心都吊在那儿,直到看到雷狮平安的样子才暗地里松了口气。他转过身打开门,稍稍为自己这么莽撞的做法后悔了一下子,他想,一会儿一定要给推了订单的小姑娘们都道个歉。当他在游神的时候,雷狮叫了声他的名字。

还没等他回应,雷先生顿了顿,接着补充了一下。你穿白衬衫挺好看的。

安迷修感到自己的脸几乎是腾地一下就变得滚烫,他敢打赌自己的情况一定很糟糕,尽管他没回头,但他清楚雷狮现在一定是在笑的,还是那种让人要恨不得将他压在身下亲吻的笑容:眉头挑起笑的张扬得意的样子。他不敢去看雷狮了,怕自己会克制不住,只是嗯了一声就逃也似地冲出病房。他奔出医院,凉的过分的秋风也没能将他脸上的那些热度吹散,安迷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手握成拳头,上下挥舞了一下无声地尖叫起来想要克制自己上蹿下跳告诉全世界的想法。稍稍冷静一点后,他将手放在心口,感受心脏扑腾扑腾地跳的飞快。

真糟糕啊,他想。

之后再次见到雷狮就是过了一个星期的时候,那天傍晚天黑的出奇地快,时候也不早了,安迷修将花店里的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回家。忽然打外面吹进来一阵冷风直扑扑地吹着安迷修打了个冷战,他知道有人进来了,刚想跟那位客人解释已经打烊了,一抬头就看见喝的醉醺醺地雷狮往这边走的东倒西歪。

他看到安迷修,眼睛里突然生出一股喜悦,还不等安迷修去问他怎么出现在这里,雷狮将他直接推倒柜体后的椅子上揪住安迷修的领口将自己的唇送了上去。

喝醉的雷狮似乎格外大胆,他眯着眼往愣到不知所措的安迷修的脸上哈了一大口酒气,咧开嘴将手搭在安迷修的肩膀上便笑了起来。

"吻这里,安迷修,我说吻这里..!"

他像个小孩,对安迷修的无动于衷显出一副要发火的模样。

尽管安迷修心里清楚得很,眼前的这个人是个醉到不知天南地北和自己在说什么的醉鬼,但他还是凑了过去,尝到了雷狮嘴里浓浓的啤酒味儿和意外醉人的甜美的感觉。

醉酒的雷狮心满意足的眯起眼靠到安迷修的怀里像只腻人的猫一只蹭着他的胸膛,细细碎碎的发梢蹭的安迷修有点痒,心里去世无比充实和喜悦的,雷狮像一个得到了糖果的孩子,又忍不住用手臂环住安迷修的腰往他脸颊上再重重地亲了口像是得意地为他打上自己的烙印。

"小老板,你是我的啦。"

安迷修捧着他的脸,抵住雷狮的额头也止不住笑了起来。

"今天没有花了,雷狮。"他说。

"我把自己送给你行不?"






*蔷薇:你的一切都很可爱。
*香槟玫瑰:我只钟情你一个。
*茉莉:幸福,就是你属于我。
*雏菊:隐藏爱情。

评论 ( 10 )
热度 ( 115 )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