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真是令人惊讶。”
“你喜欢我吗。”









*高亮。

不是很介意日lof,但请不要日点文,碎碎念以及随意乱来谢谢!!!!

请不要因为一篇文章合胃口而关注,会让你失望的。


大概很好相处。




安雷至上主义者


"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混更

安雷

*混一发更新,因为比较杂就不打tag了。第一人称,预警。

*之后要是有空也许会补充一下后续。我还挺喜欢这个设定的。

我是在一片凌乱的废墟里头找到安迷修的。

他额头上的伤口还在往外渗出鲜红的血液,他衣衫褴褛,白色的衬衫上粘着泥土和灰尘,看起来脏兮兮的。细细密密的伤口让人可以看见皮肤下的血肉,似乎是刀刀砍中枪枪击中却又没有真的触到要害的地方,不过他还是丢了那双眼,我平时最爱盯着的那双眼。尽管如此,安迷修还是像个傻逼一样紧握着他宝贝的双剑,两手攒地紧紧的,脸上看不出太多的情感。

连一点儿死里逃生的喜悦的眼泪或是失去光明的悲哀的眼泪都没有。我想着,却发现这个算不上笑话的东西冷到我一点儿都要笑不出来。

太压抑了,我从未如此觉得。尽管一切都安静到不得了,我还是固执的认为他应该是听到我不耐烦地用脚跟磨蹭着地面的声响,我看见安迷修那个傻逼在我离他两米之时抬起脑袋,他睁着那双依旧是浅绿色的却要显得比曾经更加无神的眼睛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

"恶党,我看不见了。"

正义的骑士从不说谎。我想。我大概是被这句话给蒙蔽了神智,并没有太过于多想安迷修为什么会知道是我。但我雷狮,一个精明霸道的海盗头子怎么会轻易相信这个白痴的话语。我想也没想就拎起锤子,手臂往后一伸用了好些力气狠狠地冲他脸上砸去。

我以为他会躲,心里也曾想过干脆给这个可怜人一次归西的机会得了,反正在凹凸大赛里失去了双眼就等于死路一条,我嗤笑一声,看见雷神之锤带起的风吹到他的脸上将他本来被血液黏在耳边的发丝也给吹了起来,那是一股很大的力,但他并没有躲开,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于是我的锤子鬼使神差一般地定格在了离安迷修脸紧紧差之微毫的距离。

"走吧。"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我拽起他的衣领,不由分说的将这人从地上揪起来连拖带拽地拉离这片沉郁的地方。

多一个人大概不是什么问题,我毫无头绪地胡乱地想着。

评论 ( 9 )
热度 ( 62 )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