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

因为本质上并非是很自信的人,所以有时会很需要实际意义上的鼓励。

【安雷/短篇】喜欢你.03

*暂时把这章提上来了,前文走主页。欢迎捉虫

*年龄差年龄差年龄差。年下年下年下。

——

1.
安迷修每年的生日,雷狮都从未准时出席过。

但话虽如此,全盘的责任也不能全部推卸给他,雷狮的学校事务多又忙,恰好安迷修生日那几天总是要出些岔子,比如校领导检查,学生素质抽测了,好几次都是忙到晕头转向,脑子里迷迷糊糊地只记得那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其他一概都回忆不起来。等雷先生忙前忙后处理完所有事情大半夜的风尘仆仆赶回家中,前脚刚迈进门后脚就想起来忘记买了生日礼物,家里的小孩子怕有是要失望了,这已经是深夜,商店的门齐刷刷的关的紧紧的,可没了法子,不知去哪里买好了。不过安迷修倒是懂事的很,些许是早就见怪不怪,只是扯扯他的袖子摇摇脑袋小声的告诉雷先生不需要礼物,雷狮又是心疼又是惭愧地把他搂进怀里好声好气地同安迷修说,你要什么,我明天补给你便是。孩子也总是摇摇头,用柔软的小手轻轻环住雷狮的脖子笑起来。

"我要先生——可以嘛。"

安迷修问这话的时候眼珠子就亮晶晶的,像是很期待很期待的样子,雷狮没有理由拒绝他,也舍不得看到孩子眼睛里软绵绵的失望。于是尽管他只将这当做一个像小孩要糖果一样的玩笑话,他还是每次都点点脑袋,郑重地答应下来,顺便为了显示一下自己绝不是跟安迷修开玩笑,而是带着满满的诚意,孩子总可以得到脑门上一个柔软的亲吻。

2.
今年大概也不会例外罢。

安迷修打开煤气灶,一边翻炒着锅里的蔬菜一边思绪早就飘到千里之外去了。蔬菜是刚洗好的,菜叶上的水滚到被烧的烫人的热油里,滋啦啦地溅起一片,不少的油跳起来,烫到了他的手。安迷修有点无奈地敲敲自己的脑袋警醒了一下不可以再走神了,脑子里还是止不住的期待今天晚上可以等到雷狮同他一起度过这个生日,他放下铲子,走到洗菜的水槽边扭开龙头冲了点冷水叹了口气。心里只得不断的安慰自己,奢想这么多干什么,他还在身边不就好了吗。

水槽靠着窗,只要一抬起头,便可以看到夜晚外头灯火璀璨的样子,这个城市是生机勃勃的,夜景也美得逼人,大大小小色泽不同的灯光在夜幕下闪着亮光,与马路上穿行不止的汽车相互映衬。雷狮买的这间房是在繁华地段公寓楼的最高层,要是再低上几分,还会有机会享受到汽笛和人们交谈说笑声交织成一片的乐章。

安迷修将诱人的饭菜摆在桌上,照例摆着两双筷子。每年这个时候,他总是要等到夜半更深,但直到它们冒出的白烟一点点消散,暖人的热度一点点凉透了,雷狮也没有回来。这时候,要说不失望是不存在的,但倘若叫安迷修直起脾气来同雷狮大闹一场,他也干不出。于是十五岁之前每年雷狮回来都瞧见他在厨房橘黄色的灯光下坐在椅子上缩成一团抱着自己的双膝,小小的孤零零的样子。随着年龄不断增长安迷修的个子逐渐快速拔高,大概也是一同把行为习惯也拉地成熟了几分,雷狮推开门看到他时,安迷修总捧着一本书静静的坐在餐桌前,挂着淡淡的笑容轻声喊句先生,样子镇定的不得了,但就算如此,四目相对那刻那双绿眼睛里头闪烁的喜悦是怎么样也忽视不了的。

今年,他就十八岁了。时间飞逝,刚来到这个地方抽咽着抹眼泪的小男孩如今已经长成了眉眼青葱的少年,不过雷狮如同他眼中定格而止的华美油画,即便走过了悠悠五年岁月,也还是像刚见面那样骄傲张扬的模样。让他打心底地对这个男人漫出绵密的不可驱散的爱意。在这日夜的相处之中,本来冲动生涩的少年也逐渐学会了将这份如同钻石一般纯粹的感情包裹一层石头的外衣封存在心里头,只等雷狮一天敲开外壳,露出闪闪发光的内在。

他正走神,听见玄关的门啪嗒一声开了。雷狮在他欣喜过旺的目光中探出半个身子,笑嘻嘻地对着安迷修晃了晃手中精致的蛋糕包装盒。

"生日快乐,安迷修!"

3.
雷狮是好不容易才请出假来的,赶紧先是跑去市中心的蛋糕店将中午订下的那个价格昂贵的蛋糕领过来,抱着盒子还没等喘几口气又急匆匆的立刻往家里跑。半路上凯莉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晚上校长约了全部老师一块吃个饭,真不来?雷狮往前跑着,耳边呼呼的全是风声,他含糊的回应她真不来了,没空。

小姑娘大概是乐了,电话里传来一阵笑声,接着雷狮听见电话那头的人拍拍手,问他是不是你家小孩子有事。雷狮也笑道,话语里稍微有一点骄傲的意味,说,是了,今天十八岁生日,成年礼自己总不能不在吧。话音刚落凯莉便飞快的回他,好,好。那本小姐就祝你家小孩子成年快乐吧。

生日礼物其实早就给藏在家里,是早就和安莉洁商讨好买来的领带。拿了蛋糕后他左思右想不知道该带点啥回去,最后还是在便利店里捎了几听啤酒,虽然心底里总觉得不该让安迷修太早接触到这个东西,但毕竟是十八岁生日,喝酒也有些成年标志的感觉了。

他本准备多喝上几听,结果当天晚上他撬开啤酒盖咕咚咕咚灌下几口又开始充分发挥他一杯倒的本性,隔着点了十八只蜡烛的生日蛋糕拿着啤酒瓶对安迷修傻笑。对面的小伙子在他千般万般的怂恿下勉强喝了几口,倒是一点醉态都显示不出来,看得出酒量是很不错的。安迷修很开心,看起来活像只得到了骨头的小奶狗,眼睛都是亮亮的,但具体原因并不是因为在生日有了蛋糕,又或者是得到了雷狮刚刚给他的一条黑色的领带作为生日礼物。只不过单纯因为那位他透过烛火可以看到的人。开心至始至终不过是为了雷狮一个罢了。

蛋糕分量很少,雷狮解释说是因为自己并不喜欢甜食,于是定了个比较小的尺码。安迷修其实也并不喜欢吃这种过分甜腻的东西,但怕雷狮会因为夜深了而想尽到一个监护人的责任去催他睡觉。于是他慢吞吞的用叉子挑着奶油和上面的草莓,在吃的时候又偷偷用余光打量对面的先生。就这样一直磨蹭到十点多,雷狮慢慢地才发觉时间不早了,醉醺醺地将安迷修推进卫生间洗漱,自己简单的整理了一下东倒西歪地拐进房间里倒头就睡。过了几分钟后安迷修蹑手蹑脚地摸进他的房间里反复确认雷狮已经睡熟后微微弯起嘴角。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扣住雷狮的手抓地紧紧的,在对方的手背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而后开口。

"先生,我很开心。能和你一同度过今晚。"

"等着吧,我成年了,我会有一天让你不在只是以恩师遗子的身份看我。"

"总有一天,你会是属于我的。"

评论(29)
热度(347)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