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

过激狮推。
很喜欢评论。请不要日lof

【安雷】假如我英年早逝.02

前文→01

*安迷修x布伦达,注意避雷。

等安迷修懵懵懂懂地被布伦达牵着手来到皇城,他这才知道他的太阳是这个国都里唯一的王子。布伦达将他带去自己偌大的房间暂时安顿住,精细地开始筹备如何让安迷修可以在这里找到容留之所。男孩沏了杯热茶后蹲下身子,他马上要去请求他的父王,于是布伦达露出点笑容用手揉了揉安迷修的脸颊。

"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好么。"

房间很大,装饰华丽且什么都不缺,被自然滋养成长的少年在过去的日子里是不曾见过这样豪华的摆设的,但这样的地方经常是锁着一只孤寂的灵魂,他会悲哀地将泪水与伤口留到夜晚一人舐去,如此落寞。孩子一点都提不起好奇的心,只是眼神空洞的任由布伦达唤来女仆替他清洗身子换了套舒服宽松的衣服拉去床边,安迷修听凭对方的差遣也就这样安静的坐着,好像一只不会喜怒的布娃娃捧着冒白气的热茶一口未尝直到布伦达从外面的宫殿匆匆赶回。

"我希望你能习惯这个地方...等下午你就会有属于自己的房间了,我会每天来看你,你也可以来找我,如果被一些人欺负的话尽管报上我的名字,我叫布伦达。或者你可以告诉我......"布伦达蹲在床边将孩子手中凉掉的茶水撤去桌案,他拢了拢安迷修耳边柔软的碎发转而搭上手背。

"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以及你的名字么。"他抵住男孩的额头轻声问。

这样的话语并没有让孩子死水一般的眼眸里泛起任何涟漪,布伦达叹了口气,安抚似地将他的手翻过来用指腹磨蹭过掌心。"是我唐突了,在树林里没得到回答后我本该知道的,抱歉...一直让你悲伤实在太不公平,我不会再问起了...。"

什么温热的东西突兀地滚落到他的手背上,豆大的泪水从安迷修的眼睛里掉下来。男孩将头埋得更低,说出的话含含糊糊。

"我也不知道......我。"

等他断断续续诉说完遭遇后太阳已经落山了。期间女仆小姐叩开门告诉布伦达房间已经准备好了被后者礼貌地感谢就退出去在房门后等待,布伦达一直安静的听安迷修将话说完,等对方不再抽噎地那么厉害后才用纸巾为他抹去眼泪。王子牵着他的手拉他起来走进庭院里最后一抹斜阳里,光慢慢暗淡下去,布伦达跟着温柔地开口。

"愿意做一位骑士吗,就像你的师傅那样。"

布伦达的母亲与他极为相像,是个眼神更为温柔的妇人,他们都有一双漂亮的紫色眼睛,笑起来也都暖如三月阳。独独不同的是王座上的国王殿下,他的眼神冰冷,不苟言笑,浑浊的灰眼睛里什么都看不见。这让安迷修无比庆幸布伦达拥有这样的母亲,那个妇人一定打小将太阳的种子伴着月光一起装进了孩子的心里头,让布伦达的心盛满的尽是美好的念头。王后对这个遭遇悲惨的孩子也是怀有满腹的同情,她教他学习欢快的歌谣,给他讲述结局圆满的童话故事,像一个母亲一样关怀他,无微不至。

安迷修在十五岁的时候得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两只毛茸茸的小鸟依偎着躲在笼中,一黄一蓝,眼珠子乌溜溜像两颗小小的黑葡萄。布伦达笑着拍拍开心到两眼放光的小骑士。建议他为它们取个名字,安迷修思索片刻,两个小家伙的名字便敲定,黄的叫流焱,蓝的叫凝晶。它们好像通晓人性,被从笼子里放出来时也只是在安迷修的身边蹦跳不会飞离半步,在与它们为伴时安迷修这才会露出鲜少的发自内心的笑容卸下所有的防备好像软乎乎的小兔子,只有这时他才亲近除了布伦达以外的其他人,丢掉那些一直伴随他的戒备。布伦达稍稍放心,满怀期盼的认为安迷修已经放下那些仇恨。可皇后在他十六岁时陷入长眠,紧接着凝晶和流焱死于女仆的疏忽大意,两只鸟被偷跑进皇宫里的野猫咬的奄奄一息。安迷修赶来时只看见从窗台跳走的猫和笼子里带血的鸟的羽毛。凝晶和流焱倒在窗台,被安迷修捧在手心里哭了一夜。小孩子哭的声嘶力竭,好像要把那颗悲伤的心一口呕出来。布伦达陪着他沉默了一夜,被沉重的打击压的喘不过气。第二天早晨安迷修哑着嗓子问他是不是苦难从不单行,小孩子的眼圈还红着,沙哑的话语比起询问倒更像是痛苦的陈述。布伦达静静地看着他,安慰的话语好像一团棉絮堵在喉咙里无论如何也吐不出来。他叹了口气,还是选择告诉他。

"是的——你知道的,安迷修。悲哀总会接踵而至。"男孩用指尖拭去他的泪水,轻声说。

——

碎碎念:前阶段会比较无聊...想写的是后面的情节,不知道还不能坚持。(.......)

评论(6)
热度(108)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