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

过激狮推。
很喜欢评论。请不要日lof

【安雷】失明

*是很早以前摸鱼的后篇,如果可以的话请先看完前篇,不然有些地方可能会难以理解☞失明

*安安的失明大概是属于那种,看近一点的东西模模糊糊,远的就很清楚。(像得了远视眼)随着时间元力技能的效果会慢慢解除,也就是会慢慢看清楚。

*双箭头交往前提。

——

我中了别人的埋伏。

他们多半是有备而来的,找了前五里头我这个独行侠觉得比较好下手,图谋着希望抢来积分礼包一步登天。虽然实力的差距也在,但人多我的确也是不太好轻易应付掉。尽管解决他们在我心里头差不多也可以算作是正当防卫,但我不想这样杀死他们拿走积分,大赛的日子还很长,这些参赛者也一定有自己牵挂着的人,所以迫切的渴望活着,不惜为此铤而走险,拼上性命也要奋力一搏。我忍让了点,但他们却并不客气。刀刃擦着我的喉管过了,枪口瞄准的地方是我的心脏。为首的那个突然闪到我身前,发动技能在我眼前一晃便好像是炸开了闪光弹似地一瞬间什么也看不见了,我往后退开几步警惕地握着冷热流一直将他们护在身前。等再次睁开眼时似乎一些较近的东西都微微看不真切。但所幸并没有什么大碍,我稍稍松了口气,催动元力准备沉下心好好对付他们。

远处隐隐轰着惊雷的声响,一个人的脚步也越来越近,那几个参赛者望了我一眼,慌不择路地逃走了。

是雷狮。我这样想到。心中没由来的有几分庆幸。我的恋人这样慢悠悠的走上前,脸色沉郁,他细细地盯着我,大概是发现了那个不知名的技能带来的效果。在凉爽而安静的清晨的空气里雷狮不耐烦磨蹭脚跟的声音被我的耳朵捕捉——这是他心情不快的表现。

我决定撒个小小的谎。

在我和他交往的过程中雷狮一直是处于被动的角色,当我清早想与恋人腻歪一会儿时他总是一本正经地拒绝我,拿各种乱七八糟的理由去开脱,耳朵尖红的一塌糊涂。后来勉强妥协而给予的礼物与其说是亲吻更不如说是试探,只是唇瓣与唇畔的接触,浅尝辄止。在皇宫里养大的孩子天生就带着一股傲气,让他对谁也不肯低头,醋意在我的脑海里好像施了魔法的植物一样不要命的生长,我知道这样的想法格外孩子气。但我就是因为爱上了海盗而开始发疯似的嫉妒他所珍爱着和追求着的自由。

他看起来有些吃惊,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我的恋人并非如此好骗,果不其然他在下一秒挥起巨大的锤子好像真的要下狠手一样往这边甩过来。很大的劲道带起一阵风呼啦啦的往我脸上乱扑。虽然紧张到握紧的手心里慢慢被捏出了点细汗,但我的计划一直告诉我你可不能在这里就被那个精明的海盗发现穿帮了。于是我屏住呼吸,努力控制着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眨眼。马上要招呼到脸上的锤子在差之微毫的时候停下,雷狮走上前扯住我的衣领。语气极为不满地说,走吧。

我露出点得逞的笑容,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大半。于是乖乖地跟在他后头,任由雷狮领着我在森林里胡乱转悠,几个参赛者偷偷摸摸的想要顺点油水被雷狮指尖噼里啪啦的电流给吓退了,我跟着也偷偷摸摸地半睁开双眼去看雷狮的表情,虽然看不大清晰但我妄自揣测一下估摸着一定是怒气腾腾的模样。我的心被小小的满足感填的严实,砰砰砰地跳动着让我压不住嘴角的笑意只想冲上前去将这个高我半个头的男人揽进怀里。可我还是要忍住那种难耐的冲动,停下脚步轻声问怎么了。没什么。雷狮语气不善地答到,手已经伸过来,以一种不容拒绝的态度握住我的,我扬起嘴角,再也藏不住心尖上小小的雀跃,悄悄翻过手来抓住他的腕子,指尖往下移扣进雷狮的五指之间。心里暗暗地想到,自此再也不想放开。

他带我兜兜转转了一圈,大抵是觉得这样没头苍蝇一般的乱逛实在太过无趣便终于准备将我狼狈的面色打理一下,他领我来到湖边,伸手顺了点水不显温柔地替我将脸上的污秽洗净,我没有睁开眼,感到柔软的布料正被他攥着为我擦干面庞,我微微凑过去一点,轻声喊他的名字。

雷狮只是愣了一会儿,话语里惨杂了几分不满地回应我说看不见的白痴请闭嘴,好像是对于我擅自丢去视力表达了极大的不满。我慢慢地凑过去一点,又想扣他的手腕,心里满满的都是绝对不要让这个人离开自己的想法。我凭着感觉摸索到他嘴唇的位置,腻人地用唇瓣轻蹭他的,天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克制住想要吻住他夺取他吐息的冲动。雷狮估计是感到不爽,伸出一只手扣住我的后脑勺将我向他那边压过去,毫不留情地打断了这段短暂的温存。牙齿不小心磕到了嘴唇带来了淡淡的血腥味,也逼出他一点简短的哼声。我得寸进尺地加深这个亲吻,突然很想在对方这样极度纵容的情况下去碰碰他的身体,我将眼睛撑着一条细线去摸雷狮的腰时已经被对方毫不留情地瞪视良久,我刚想顺着往上再揉弄一番,谁知一个不小心让我两一起滚进了冰凉的湖里,浑身湿透。雷狮爬上岸后骂骂咧咧地将我从湖里拉起来拽到一棵树前便一声不响地溜进树林里捡了点干柴生起一团暖融融的火焰,紧接着他打开终端换来裁判球毫不吝啬的用自己的积分将我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处理干净,一路上纠缠着我的疼痛逐渐散去,舒舒服服地安顿在火堆边我很快被这温暖的感觉搅地扬起些许睡意,正当我困倦地准备进入梦乡时雷狮突然出声询问,双眼的话,真的没有办法医治吗。我心中一惊,吓得连眼睛都不敢睁开,只好屏住呼吸保佑雷狮不会发现我拙劣的演技到底是在隐藏什么。裁判球的声音响起来,说,不..唯独这个不可以。他刚要说些什么便被雷狮不耐烦的打断了,大约是正要向他解释我并没有失明。我暗暗松了口气,同时也想到要是雷狮知道他因为这次的不耐烦而与真相失之交臂时那张脸会黑成什么样子。

食物的香味慢慢覆盖住了刚下过雨的空气中浓浓的湿意,雷狮的脚步忽然由远到近地响起来,一步一步扣在我的心尖上,我极力压制住自己 ,这才没有冒失的睁开眼看个究竟。他浅浅的呼吸拢在我的颊侧,带点好闻的柠檬气息。我不知他要干些什么,正绞尽脑汁地思索时唇瓣柔软的触感已经贴上来,还未等我反应过来雷狮已经先一步退开,在我睁开眼明知故问的时候只见他慌张地偏着脑袋掩饰自己刚刚干的事情。好巧不巧,他退开的距离正好在我能够清晰看见的范围,于是我便可以瞄到他熟透的耳根和躲闪的眼神。我只好笑一笑,为恋人的不坦诚感到甜蜜和无奈。

他那晚没走,只是轻声对我说,睡吧,守夜的事情交给他。于是我便倚着树干合了眼听着风吹起树叶沙沙的声响浅浅入眠。我从前一直是独行,自然睡眠浅了些,稍微一有点儿风吹草动我就会拎着双剑蹿起来准备防备敌人。而雷狮陪伴我的这一晚我忽然体会到了异乎寻常的安心,居然一觉睡到了明早太阳高高挂起才迷迷糊糊醒来。雷狮已经在晨曦里战立了许久,见我伸了个懒腰扶着树干站起便丢下一句不咸不淡的问候。你眼睛还是不能看见吗?

我点点头,壮壮胆子冲他伸出手。轻声道,像昨天一样牵着我好吗,雷狮。不然我可能摸不清路——。上帝保佑,我在心里默默祈祷着他不要拒绝我,因为连我自己都能从这短短的话语里读出了几分心虚,只好暗自希望脸颊没有因为说谎而粘上红晕。更希望雷狮不要报以一声冷笑并拒绝我,要知道他凡是否决一件事情,无论以后怎么哀求他也绝不会同意。可一切担忧都在雷狮将手附在我的掌心上时全部烟消云散了。他柔软的手指主动扣进我的指缝间,静静地拉着我向前走了。

我将这一切权当饭后和恋人在林荫小道里散步,我被他牵着走在后头,这倒方便了我可以眯着眼偷看恋人模模糊糊的背影,他的两根长长的头巾被风吹的乱飘,时不时会抚过我的手腕。视觉比昨天来说更加清楚了一些,说明我的眼睛正在一天一天的回复,这不禁让我开始思索等视力全盘回复的时候该如何和雷狮解释才最好...。不远处嘈杂的人声砍断了我的思绪,脚步声越来越近,雷狮握住我手的力道也越来越大。我睁开眼微微辨认了一下大概是七八个人的样子,来势汹汹,找准了“失明”的大赛第五和大发善心而不得不照料他的大赛第四。雷狮将头偏在我的耳边含含糊糊说了声别乱走后气势汹汹地将我护在后头,好像捕猎过后的狮子呲牙咧嘴的站在猎物前头准备吓走想要分一杯羹的鬣狗。他起先占了上风,但毕竟寡不敌众,他还要分神去照料我。很快就有点招架不住了。我只在别人袭击上来时往后退开一点,一道惊雷便会准确无误的击倒那个大胆的家伙。我微微张开双手准备好在突发情况出现时催动元力,一把剑已经腾空而来擦着雷狮的脸颊刺在空气中,锐器在他脸上刮出一道不长的血痕,雷狮将流出的血液用手指蹭去,模样已是有些狼狈,但又不得不拼尽全力挡住对面的元力技能。对付下四五个人后他已有些疲惫,在战斗的空隙之间抓紧了机会急促的调整呼吸。看得我又是心疼也渐渐沉不住气,一个人在此刻闪到他后头,眼看武器就要将他的背部刺到皮开肉绽时我深知已经再也瞒不下去了,于是我唤出双剑,毫不留情地扎中那人的胳膊,雷狮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我便跑上前顺势将他搂进怀里,双剑灵活地听从我的指示连番刺伤剩下的几个人,现在对面已经毫无胜算,我便冷冰冰地规劝他们就此离开,别再打我和雷狮的主意。那几个参赛者眼见情况不妙,只好搀扶着负伤的队友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处理完这些后我才低下头打量怀里的雷狮,我的目光有些躲躲闪闪,瞅完他全身后过了半会才犹豫地落到他的脸上,心里暗暗算着他身上的伤口:脸上一道,手腕蹭破了点皮,好像出血了,还有胳膊肘摔了个乌青。我有些心疼,但比此更加需要我考虑的是我的命,雷狮要是知道我欺骗了他这么久,想必肯定会大发雷霆吧。

雷狮。我小声喊他,低下头偷偷用余光打量他,他脸上的表情我看不大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是发怒的前夕。我不安地等待他劈头盖脸的怒火,耳膜却意外的捕捉到一声微小的抽泣。我惊讶地不知所措,脑子里一片空白到忘记了刚刚在心里编好的道歉的话语。

你,你还是看得见的吗。他说道,光是吐出一个字时尾音里便缠上了含糊的泣音,我慌了神,因为除却在床上以外我从未看过他哭,也不希望他会落泪。他显得太过坚强,将一切一切的疲惫和悲伤都深深压在心脏的底层,绝不展露。而当我焦急地将手抚上他的脸颊时,手指便触上一些湿润的冰凉的液体,我知道那是泪,就凑过去吻着他的脸蛋,也顺便吻去这些酸涩的宝贵的泪水。

别哭,我一直都看得见。我捧着他的脸蛋轻声道。因为我知道,你就是我的眼睛。

评论(24)
热度(434)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