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真是令人惊讶。”
“你喜欢我吗。”









*高亮。

不是很介意日lof,但请不要日点文,碎碎念以及随意乱来谢谢!!!!

请不要因为一篇文章合胃口而关注,会让你失望的。


大概很好相处。




安雷至上主义者


"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安雷】一寸光明

*ooc慎。

*日常放飞自我。

*失明。

我知道自己看不见了,知道自己失去了眼睛,上天对我开了个大笑话,谁知道不可一世的海盗头子,天不怕地不怕的雷王星三王子,居然会就这么栽在这里。

大家认为我会发些脾气,我是个暴躁的人,嚣张而气焰颇高,我一定会受不了这种跌落云端的感觉。于是卡米尔他们便怕我会想要寻死,就彻夜守在我病房边,我却突然想的很开,平静地过分。闭着眼对着房间里那些熟悉的声音微笑着,用平静的语调与他们交谈着。

不管我睁开眼还是闭上,前方的一切都是被混沌的漆黑所笼罩着的。我挺怀念以前所能看到的五彩缤纷的世界,甚至开始怀念安迷修那两把被我嘲笑的像灯管似得双剑,开始思念星辰,大海和山川。但我只能靠着身体对一切事物的感知去辨别眼前。因此,摔倒和受伤是难免的,我变得常因为撞到些东西摔倒抑或者不慎踩到些什么一屁股坐到地上产生的疼痛而呲牙咧嘴,狼狈不堪,似乎以前的打斗带来最靠近心脏的伤痕都没有这般让我痛苦,我开始恶心自己的无能,但也无从办法。要让人知道雷狮海盗团的首领现在落魄成这副模样,估计就认为海盗团气数已尽了吧。

至于安迷修,我真的觉得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他就天天坐在我床边跟我讲事,讲天空的颜色,讲大海的模样,讲星星的闪烁,讲太阳的耀眼,他说啊雷狮,你可别忘了这些,又每天不厌其烦地补充那么一句,也别忘了我爱你。我就讥削地咧着嘴说,你看我都瞎了,索性也让你走,你去寻找一个好姑娘,度过你剩下的日子如何。他不说话,只是轻轻地吻我,他的吻落在我的唇上,额头,眼角和鼻尖。我觉得很痒,这份温柔又易碎地使我想要落泪。于是我便又说,你还真是纯情啊,安迷修。他还是不回应,只是轻轻地像记忆里头那样带着黑色的皮质手套抚上了我的脸颊。

有天他牵着我的手,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便带我去了窗台,风把我的头巾吹的它乱飞阳光也撒着温热的光晕斜斜地照着我两,我看不见,只是觉得有什么东西拂过我的脸颊。随后安迷修清清亮亮的声音便跳进我的脑中,像是一块石头掉进水里头晕开一圈圈涟漪,我一向吝啬于用这种颇为文艺的放式来形容自己的感受。

"我们结婚吧雷狮,我照顾你一辈子。"

我可以想象到那个傻瓜骑士笑的有多么恣意动人,他的眉眼一定是弯起的,唇角勾勾的似是融入了一辈子的欢悦和好心情。

于是我突然特别准确的拢过他的脑袋,唇不偏不倚地便触上他的唇,那是温热而柔软的。我迷迷糊糊的想着。



评论 ( 12 )
热度 ( 64 )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