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真是令人惊讶。”
“你喜欢我吗。”









*高亮。

不是很介意日lof,但请不要日点文,碎碎念以及随意乱来谢谢!!!!

请不要因为一篇文章合胃口而关注,会让你失望的。


大概很好相处。




安雷至上主义者


"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安雷】雷狮小姐和安迷修先生

*临时兴起的产物,ooc与私设齐飞。

*雷狮单方面性转,注意避雷。

*bug挺多,勉强算块烤的微焦的小甜饼。

雷狮小姐是个职场上的干部精英,剪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习惯于踩着黑色的高跟鞋利索的办理公务,她做事一向简单干脆,从来不拖泥带水。她的唇是红玫瑰花一样的艳,眼睛里迷迷蒙蒙地像着鸢尾花悄悄开放。

安迷修先生是一个极为古板的绅士,他恪守着西欧定下的所谓荣耀骑士道。他唇角带笑,领带打的整洁仔细,待人温和并教养良好,像是清爽的风而刮过发梢般,他挺讨人喜欢。

因为工作的调动,丹尼尔主管安排了他两的见面。也很奇妙,明明他两曾经素未谋面,却都互相嫌弃着对方。雷狮小姐刚见过安迷修先生便把他恨地咬牙切齿,她索性跺着她黑色的高跟鞋大声吐出些颇具辱骂性的词汇来贬低安迷修先生。她说她不喜欢这个傻兮兮的先生,甚至讨厌到想给那张脸蛋来上一拳。

安迷修先生听到后只是微微蹙起他好看的眉头无可奈何,他说骑士不与笨蛋小姐计较,便很快便得到了怒气冲冲的目光以及一个狠狠的过肩摔。他算是有些恼怒道,雷狮,我两梁子结大了。雷狮小姐没有理会,只是留给他一个颇为不屑的背影。从今往后,掐架便成了他两见面的第一件事儿。连一向把事儿看的分外清楚的丹尼尔主管也只是微笑着摇了摇脑袋指明了这两人只可能当一辈子的宿敌。

至于最后如何在了一块,谁的心房最先打开,估摸着也没一个人清楚,只晓得安迷修先生不知从哪天开始日夜不断的为雷狮小姐送去艳红的玫瑰和郁金香*,微红着脸蛋托人捎去了白色纸张包裹着清爽干净的书信。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本来大大咧咧的雷狮小姐遇到安迷修先生后开始变得说话轻轻悄悄,甚至会偷声询问怎么样才能当一个白痴的好姑娘。再后来也不过是从前形单影只的安迷修先生旁边多了个雷狮小姐,素来只同闺蜜们玩闹的雷狮小姐黏上了安迷修先生。

也就慢慢的,雷狮小姐养起了一头及腰的长发,穿衣服的风格也从单一的黑白色系开始转向清甜的少女系。慢慢的,她变得经常笑,温和的笑,苦涩的笑,甜蜜的笑,她总不乐意去将自己的感情藏着掖着了,她想要表述幸福抑或者其他直白热烈的情感,悲伤也好,欢乐也罢。安迷修先生也变得越发的温和,他的目光像轻柔的羽毛划过雷狮小姐的脸颊,最后变作一个轻轻的吻。互怼还是必不可少的,不过是争吵后偶尔的拳脚相加变为了甜蜜的亲吻,心中的那份对彼此的嫌弃像是撒上了白花花的糖霜,咕噜噜的搅着腻乎着。

雷狮小姐的妹妹卡米尔感叹爱情能带给一个人太大的变化。雷狮小姐也只不过因为一日午后安迷修先生撩起她耳边一撮软发落下亲吻后的一句,你长发一定很好看而改变了自己多年的习惯。安迷修先生也不过是因为雷狮小姐温润清冽的眸光而爱上紫色,以至于爱屋及乌的将商店里全部的狮子玩偶抱回了家里。雷狮小姐笑的有点气短,说你这小骑士,怎么不遵从那令人发笑的骑士道抱来一屋子的小马驹。午后暖阳透过浅绿色的窗帘被揉进了安迷修先生微弯的眼眸里,雷狮小姐想,那是一片荡漾着清波的湖面。

我的傻姑娘,我最喜欢的总还是你,你怎么会不晓得呢。安迷修先生唇角弯弯,便回应道。

捉摸不透让人苦恼无比的穿堂风也在这时悄悄溜进了屋里头,勾起雷狮小姐的发梢打了个转儿。

那会儿午后很静,于是雷狮小姐捂着她红扑扑的小脸蛋,扑进了安迷修先生早就为她准备的温暖怀抱。

*注:红玫瑰代表我爱你。
      红郁金香代表爱的誓言。

评论 ( 4 )
热度 ( 73 )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