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真是令人惊讶。”
“你喜欢我吗。”









*高亮。

不是很介意日lof,但请不要日点文,碎碎念以及随意乱来谢谢!!!!

请不要因为一篇文章合胃口而关注,会让你失望的。


大概很好相处。




安雷至上主义者


"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安雷】雷狮小姐与安迷修先生

*单方面性转注意避雷。

*意义极其不明,ooc与私设齐飞。

仲夏夜寂静的夜里,雷狮小姐做了一个梦。

她一向睡眠浅的过分,也便导致了总是长夜无梦。就连清晨窗外小鸟扇动着翅膀所震下微小露珠滴落窗台,那一声细微的滴答也能将她从睡梦里揪出来。

安迷修先生对此是深有体会,年前年后都是单位忙着结算工作的时候,繁重的公务拖晚了下班时间,加班也就是必不可少的了。大半夜疲惫不堪赶回家中,屋内漆黑只留下姑娘体贴打开的玄关暖黄色灯光方便安迷修先生看清楚方向。雷狮小姐已经早那么一步进入梦乡,深知伴侣也是劳累一天,一向温柔的安迷修先生便蹑手蹑脚悄悄溜进房间里头。屏着息连一点小动静都尽量避免。尽管他小心如此,总还是在没抬脚往床上跨的那刻便听见姑娘发出个迷糊鼻音随后像小兽一样警觉的睁开眼去瞧他,直到触目所及是爱人的模样才放下警觉眯上眼眸抬手给他扯进被窝里就往人怀里靠。安迷修先生只觉得当时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了,他看到爱人眼里头浓浓的化不开的倦意,也总是只叹口气便搂着姑娘的肩膀入梦。

她是睡到自然醒的,当她醒来时,太阳已经在大海的那头升起了些许。晨光也漫入空寂的屋内徒增几分温意。她稍显迷糊的晃了晃脑袋,拭去眼角不知何时流下的泪水。开始回味那个漫长甜蜜而稍显真实的梦境。

那估计是他两刚开始谈恋爱的情景吧,雷狮小姐不清晰的想着。梦里头两个生涩的家伙只顾着红了脸,连亲吻都要悄声询问对方的意见。雷狮小姐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凑上身去环住安迷修先生的脖便送上一个脸颊上的亲吻。阳光照着她长长的眼睫毛投下了一片小扇子般的阴影,雷狮小姐满怀着些期盼的眨巴着眼睛去瞧瞧对面已经害羞到不敢看她样子的纯情小伙。她悄悄闭上了眼,然后随之而来的是安迷修先生在她唇上落下的一个浅浅的吻。

她忽然没由来的有点心酸,于是仰起脑袋往四周环顾了一周。时针定定地指在五点半左右的位置,是周末,要是安迷修先生在,一定会用温柔的语气嘱托她再睡一会儿,好生去休息。她觉得,一切还是那个样,似乎是什么都没变,又似是什么都变了。再怎么样,也不过是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的温度罢了。

"他还在的,还在的。"

雷狮小姐神情悲呦,脑内满满都是痛苦和悲哀的忧伤因子。她将脑袋埋进臂弯,温热的泪水将浅蓝色的床单划出了一道道深色的水渍。

"不在了,不在了呀.....。"

她拒绝了自我欺瞒,认命般小声的啜泣起来。

她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简单将家中稍显杂乱的衣物理了干净便驱车去了港湾。

她和安迷修先生曾经经常去那个地方,等待日出日落,潮起潮退。看看海浪拍打着礁石泛起的白色泡沫,海岸港口的一只只船。想想心里的一个个梦,眼里的一颗颗星。

海水是浅蓝色的,像安迷修先生好看的眼睛,雷狮小姐坐在高高的平台上,底下的是翻滚着的漂亮的波浪。

太阳已经探出了大半个身子,撒下金光照的海水闪闪发亮,雷狮小姐忽地卯足了气将双手握成喇叭状放在嘴边大声冲海的那头。

"安迷修,安迷修——!我想你了.........."

她的声音多少是有点颤抖的,话还没说到一半便染上了些许悲伤的情愫,音调也慢慢的低了下去。她垂下眼眸瞧瞧波涛起伏海面。那像是万物的归乡,灵魂旅途的最后一站。也许安迷修先生就在那一头,挂着温和的笑容静静等待他两的重聚。

以自杀来结束她的生命,雷狮小姐并不是没有过这种想法。她觉得自己疯了,傻了。她实在是太想念他了,以至于从前有多少甜蜜,现在就有多少悲哀和痛苦。而当左脚刚刚迈出一步时,雷狮小姐突然打消了一走了之的念头,她想安迷修先生一定希望她可以好好活下去,虽然很荒谬,但她觉得一定是这样的。

"但你要放心,我,我雷狮,是绝对不会跳的。我会好好的活下去!"

"我要活到八十岁多,拥有幸福美满的人生,然后去到你那头,嘲笑你,再狠狠地给你一拳。这是你欠我的,安迷修,这是你欠我的!"

她不知道自己在期盼什么,似乎是希望着滚滚的浪花卷起她的话语捎送给那个一辈子也不能与她再见一面的混蛋。

"所以,安迷修,你要等我........."

fin.

评论
热度 ( 41 )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