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真是令人惊讶。”
“你喜欢我吗。”









*高亮。

不是很介意日lof,但请不要日点文,碎碎念以及随意乱来谢谢!!!!

请不要因为一篇文章合胃口而关注,会让你失望的。


大概很好相处。




安雷至上主义者


"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安雷】A KISS

*放飞自我的一次填坑。有前篇。

*很潦草,很潦草。ooc注意避雷。

*食用愉快。

"安迷修,安迷修。"

是谁在轻轻的唤着谁的名字。

安迷修是于弥漫着晨雾中的草地上恍惚回神的,天还微开亮,灰蒙蒙的云朵大片的拢盖住了天空。

他并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躺了多久,抑或者是从何时开始也得不到答复。他不清楚自己的名字,不清楚自己是谁,他觉得自己大概是失去了记忆。也只觉腿脚麻木,无边的恐惧和怅然若失的感觉漫上心头。他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眼里似乎是进了些许的沙粒。于是安迷修费力地眨了眨眼,想要让心里或是眼里都好受些许。冰冷的泪水从他眸中滚落,啪嗒啪嗒滚落坠地的声响被远处吹来的风隐没在尘埃之间。

安迷修死了。内心里有个声音这么轻轻同他讲到。

安迷修是谁,又是谁杀了他呢?

无人应答。

他这才注意到眼前青年的行为是不带丝毫警惕的,那人伏在安迷修的胸膛上似乎是进去了浅眠。安迷修觉得他的模样很眼熟,而当眸光落到他的脸上时,心里头的情感便忽像是炸开来般的全部满溢,夹杂着悲伤忧愁欢喜恋慕。安迷修刚想开口询问他是谁,想问问自己又是谁。可他瞧见青年的唇已经褪去了血色,那人的呼吸也已经停止了。安迷修发觉腰带上佩着个坚硬而冰冷的玩意,摸索来发现是一把闪着银光的匕首,而刚当指尖触上匕臂时便像是触到了像火焰太阳那些发光且发热的东西一样叫人痛苦。这些本该是让他追寻和歌颂的,他为何要惧怕呢,为何要为之痛苦呢,他不清楚。

安迷修起身动作轻柔的将那位青年拦腰抱起,他想将这位素不相识的男子葬在树林后头那块盛开着向日葵的宁静小山丘上。向日葵花儿是金黄色的,像青年发带上亮晶晶的星星。白色的布料虽为血污所沾染,唯有星星仍旧如初,安迷修觉得自己虽然不认识他,也不熟悉他,但总认为这和他是很配的,仿佛这人的灵魂是该栖息于苍穹之上,来的光荣,走的也该是体面的。安迷修不知为何又觉得自己应该是要很高兴的,觉得这本该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他又突然发现心底里埋藏着些许忧伤,绵绵密密地像四月不绝的阴雨。

他前脚刚刚迈出,怀里的青年突然睁开了眼,那人先是呆楞了一会,后猛地扑过去环住安迷修的脖子轻声呜咽。

安迷修也被吓了一跳,肩上青年的温度低的怕人,他刚想开口询问事情的缘由,毕竟一切都实在太过于突然,他抱着空壳的记忆实在想要知道太多。但就算再好奇,再渴望,一切的一切,都在听闻低低的啜泣之后也只不过化作抬手肩膀上轻拍的安抚。

"安迷修,安迷修.......你还活着,我们都还在,对吗?"

他被问的哑口无言,无可奈何的露出个尴尬的微笑只得告诉雷狮自己失去了记忆。

雷狮眨了眨眼先是确认了一番他并没有说谎,随后内心被铺天盖地的喜悦所笼罩。

安迷修记不起一切了,他也不会怨恨自己,他不会死,他会好好活下去,也许雷狮只需要撒一个谎,赐予他虚假的事实,他便可以好好的活下去。虽然这种想法显得粗鄙令人厌恶。但无可置疑,雷狮由衷为此感到喜悦和欢愉。

雷狮的手臂又收紧了些,勒地安迷修有点儿喘不过气。他抬起脑袋,睁着血色的瞳孔幽幽地泛着些红光。雷狮咧开唇角露出尖利的獠牙笑意漫上心尖。

"我叫雷狮,你叫安迷修。我是被上帝所抛弃的吸血鬼,是悲剧的代表。而你,你也是个吸血鬼..."

他停顿了好一会儿,似乎是在抉择着什么。

"但你要遵从你的骑士道,安迷修,扶贫济困。尽管你是个吸血鬼,可你深爱着人类。"

他还是没忍心将真相欺瞒。

安迷修被这副景象看的发愣,过了半天才从鼻腔里压出个含糊的嗯的音节。

虽然他怀里的吸血鬼面带着颇具傲气和喜悦的微笑。

但,雷狮的笑容不管怎么看,都是苦的。



评论 ( 2 )
热度 ( 65 )

© 温酒。 | Powered by LOFTER